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502

502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李毅猛的睜開了眼睛,瞇起眼睛——身后,有個人?

    嘿嘿,一抹笑容出現在了李毅的臉上,他悄悄的向著身后,發現身后那人似乎有些顫抖,心中好笑,猛的轉過身來。

    “你……”兩人同時說道。

    李毅身后的,自然是谷蕾。

    這個丫頭心中不忍,覺得自己做得實在是有些過了,雖然二人都沒有明說,但雙方都將對方當成了自己的愛人,可是自己依舊是有些抗拒。思前想后,谷蕾決定大膽一點,來彌補自己方才做的錯事。

    她下了床,披著被子在李毅的身邊躺下,看著這個背對著自己的胖子,心中沒來由的一陣安穩。

    他呀,似乎成熟了許多呢!谷蕾心里想著,感覺有些寒冷,便緊緊的貼在了李毅的身上——胖子的好處就是不太怕冷,天生就是一個火爐,這樣也好,自己也能取取暖了!

    谷蕾就這么一直睜著眼睛看著李毅,原本心中的羞澀也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那一陣陣幸福的感覺。

    這么一想,谷蕾的臉上更為發燙,自己可從來沒有跟任何一個男性睡在一起過呢!甚至,連拉手都沒有做過!自己的出聲低微,雖然也有追求者,但都被自己拒絕,一個人生活的谷蕾很清楚自己的現狀,既然學了契約術,那么就不能靠男人來生活,一切,都要靠自己。

    可是,這個男人……

    谷蕾想著想著,卻發現本來背對著自己睡的李毅突然的轉過身來,臉上帶著壞笑看著自己,不由的驚呼了起來。

    可是谷蕾還沒有來得及繼續驚呼,便發現李毅已經一把抱住了自己,她的聲音頓時一顫,怎么也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她顫抖的任由李毅抱著自己,也任由他將自己抱進他的被窩。

    他……他想干什么……谷蕾只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心中慌亂無比,想要掙扎,卻一絲力氣也沒有了,只覺得李毅的懷抱是那樣的溫暖,那么的讓人不想出來……

    李毅看著懷中的人兒,看著谷蕾顫抖的嘴唇,那鮮艷欲滴的紅唇……李毅腦子一熱,吻了上去。

    大腦中的空白一下子被咋咧開來,谷蕾頓時陷入了對方的熱吻之中,腦子里突然蹦出來好多念頭。

    “他……他在親我!”

    “他還會做什么么……好害怕!”

    “不對不對!該死的胖子!竟然敢這么對我……可是,為什么我會對接下來的事情那么的期待呢……”

    谷蕾的大腦一片紛亂,第一次嘗到親吻的味道,而李毅同樣也是如此。

    從上學開始,我們的李毅同學就不被任何女孩子看好,雖然李毅也算是一個有錢的孩子,但是可悲的是,李毅生在一個注重美型的年代。

    錢,能夠買到愛情,李毅也花得起這個錢,但這么做實在是沒有必要——用錢買來的愛情?這跟叫.雞有什么區別?所以一直以來,李毅都很悲慘的發現,他喜歡的基本上都是心有所屬,并且,對他的相貌跟臭錢不屑一顧。

    而喜歡他的……到不至于慘不忍睹,只是都是盯著他的錢來的——要知道,李毅他老媽去世以后,可是給他留下了一筆可觀的財產吶!

    于是可憐的李毅從此就對愛情這類的玩意失去了信心,直到他來到這個世界。

    在這里,沒有人會因為長相而看不起他,更何況自己的地位也容不得別人看不起自己,并且,他自己也有實力!

    再加上他遇到了相互都能對上眼的谷蕾,心里那一絲隱藏著的少男情懷再也克制不住,不斷的慫恿著他——“戀愛吧!拿下吧!推倒吧……”之類的。

    李毅知道,谷蕾對他也有意思,看上的,不是他的地位,不是他的錢財,更不可能是他的相貌。谷蕾看上的,是李毅的實力。

    擁有實力的男人,不管在哪里都會很受人歡迎的,特別是女孩子。

    就算在自己原來待著的社會,那個注重美型與錢財的時代,如果你有了實力,就沒有人會在乎你的外表,錢財之類的對于有實力的人來說也只是信手拈來的事情,有了實力,那么就什么都有了。

    這叫內涵!

    可現在的李毅想不了那么多,他只知道,他喜歡懷里的這個女孩,而懷里的這個女孩,也同樣喜歡他——只要這樣,就夠了。

    漸漸的,谷蕾在李毅的熱吻下也變得主動起來,兩個人都是第一次嘗試接吻,動作也都不熟練,很快便弄得滿臉口水,谷蕾還算矜持,沒有像李毅那樣,不斷的在谷蕾臉上啃著。

    不多時,兩個人分了開來,看著對方臉上都是滿臉口水的樣子,不由得輕笑了起來。

    幫對方擦干臉上的口水,李毅抱著谷蕾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我是第一次……那個……呃,所以不是很會……”

    “我也是第一次……”谷蕾漲紅了臉,將頭埋在了李毅的懷里。

    李毅臉上頓時露出了壞笑:“第一次……第一次什么呀?”

    很快,李毅便知道自己的嘴又犯賤了。

    谷蕾尖叫著,又羞又怒,拼命的想要從李毅的懷里掙扎出來給他點“教訓”,卻發現自己的身子正被李毅死死的抱著,雙手怎么都抽不出來,而隨著她的扭動,李毅的身體也有了些反應……

    憤怒的谷蕾剛開始并沒有覺察出任何不對的地方,直到李毅那個東西已經頂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這才停了下來。

    “李毅……有,有什么東西……”谷蕾雙手向著頂著自己的東西抹去,一把抓住,好奇的捏了捏,“這是……”

    李毅沒有說話,心中卻暗爽不已,感受著谷蕾小手上傳來的感覺。

    “李毅!你死定了!”谷蕾尖叫了起來,她突然猜出了這個玩意的真實身份,就是男人的……那個!

    一想到這個,谷蕾再次羞憤不已,這個死胖子……竟然對我,對我……

    可這一次,谷蕾發現自己又怒不起來了,因為李毅再一次用自己的嘴唇堵上了谷蕾的嘴,谷蕾的身子頓時軟了下來,掙扎的力道也漸漸小了下來。

    唇分,谷蕾漲紅了臉縮在李毅的懷里,那頂在自己肚子上的東西也沒力氣管了,兩個人靜了片刻,谷蕾這才幽幽的問道。

    “李毅……我,我不會懷孕吧?……”

    第二天一大早,二人便跟著精靈們出發了。

    經過昨晚的事情,李毅與谷蕾之間的關系更進一步,雖然李毅依舊沒有甩掉這個討厭的處男身,但好歹自己也摸過親過了不是?

    ***是遲早的事,對此,李毅很是滿意。

    接下來,就是去尋寶。可是尋寶怎能沒有藏寶圖?沒有藏寶圖,怎么知道寶藏在哪兒?

    肆家兄弟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羊皮出來,抖擻著展開,交給李毅他們看——這,就是他們手中的藏寶圖了。

    只見羊皮上面歪歪扭扭的畫著些草圖,并且還用一種更加歪扭的文字標注著,繪制出一個行走路線,而路線的盡頭,就是在那茫茫大山之中,用一個山羊頭標注著。

    羊皮上總共有兩幅圖,一幅畫的是路線,而另一幅畫的也是路線,只不過,下面那幅圖更為詳細一些。

    底下一幅圖同樣用山羊頭標注,李毅有些猜到意思了,很顯然,上面那幅圖只是一個粗略的路線圖,而底下那幅,則是進入中央山脈后的路線詳圖。

    這么一來,這幅藏寶圖看上去也有些專業的味道了。

    這張藏寶圖指向的最后位置,是在中央山脈的中間,一塊空地上,這塊空地還用文字標注著什么,可是李毅對于這種文字一竅不通,就連在亞蒂蘭提斯上土生土長的谷蕾也看不懂這種文字。

    幸好精靈們都看得懂,因為這種文字是精靈們用來祭祀用的,每一個精靈都會,而黑暗精靈與地表精靈的一些習俗也沒有什么差別,自然都認得。

    肆大,也就是肆家兄弟的老大指著藏寶圖上的那些文字跟李毅解釋道:“這個山羊的標記,意思是祭祀和寶物,在這張圖上表示的就是寶物的意思。”

    “而這個……”肆大指了指空地上標注的那幾個字,“這個是‘廢棄地’的意思,我們精靈的傳說中這個地方寸草不生,一片荒蕪,是一個盆地……傳說中這個地方必須爬山過去,沒想到,這張地圖竟然還標出了一個隱秘的通道!”

    “這種地方,能有什么寶物么……”李毅問道,“還有啊,如果寶物只有一件怎么辦?這個我們得好好談談的……”

    “如果只有一件,那么我們就賣掉,分錢!”光族的冷電說道,他與自己的兩個同伴依舊披著那身袍子,臉隱藏在帽子下面,用他們的話來說,整個西南正在通緝他們。

    這倒是真事,“牛皮袋”盜匪團可以說是西南為數不多的盜匪團中最為兇悍的了,甚至連弒天軍的東西也敢搶,據說他們人手都有匹好馬,以至于這么久以來弒天軍竟然一個都沒有抓到他們,以至于開出了酬金很高的懸賞令,卻一直沒人來領。

    畢竟,西南這個窮酸的地方,很少有冒險團隊來的。

    而冷電與自己的兩個同族,就是這個“牛皮袋”盜匪團的首領。

    雖然李毅很想告訴他們,牛皮袋這個名字實在是有些難聽,但是看到他們引以為傲的樣子,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肆家兄弟的這張藏寶圖是從一個打獵回來的獵戶手中搶來的,據說是這個獵戶從山里面打獵的時候撿到的,想問的再詳細點,這四個家伙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會是有人無聊畫出來騙人的吧……”谷蕾有些懷疑的湊到李毅的耳朵邊問道。

    李毅皺了皺眉,瞇著眼睛用識語說道:“騙人……嘿嘿,這要看騙的是誰了,如果被騙的是這七個精靈,那么我就幫幫忙,純當旅游……可是如果……”

    “想騙我們上套的話……不付出點代價怎么行……”李毅陰陰的笑了起來。

    “李毅……你這個樣子有點嚇人……”谷蕾擔心的看向李毅,“跟平時比起來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有嗎?”李毅傻笑著看向谷蕾,“我怎么可能變呢?”

    谷蕾看著李毅這熟悉的笑臉,心中不由得一定,放下心來,看著領頭騎馬走著的精靈們,心中突然對這場旅程充滿了畏懼感。

    似乎,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

    就在李毅一行浩浩蕩蕩的前往中央山脈尋寶的時候,遠處的連羽城已經一片喧囂。

    “連羽城的居民們!我代表重病在床的城主連鵬,向大家宣布一個命令!”城中的一個廣場上,密密麻麻的聚集著連羽城的居民,而正中心的一個雕像已經被移調,一個臺子被放在了雕像的位置,一身戎裝的祈天正站在這張臺子上高聲的說著。

    連羽城的居民們覺得很奇怪,這一大早就召集他們來到這里,說是要宣布一個命令,可宣布命令就宣布命令吧,怎么還要弒天軍幫忙?

    連羽城的居民對這些軍人并沒有什么好感,畢竟,在他們看來,能夠保護自己的就是這四周的城墻,而這四面城墻都是連鵬大人的父親建造起來的!

    你們這些當兵的算什么東西?

    居民們似乎忘記了前幾天連羽城被圍攻,是誰救了他們。

    看著底下居民臉上的不滿,祈天不以為然,笑瞇瞇的說道:“很快,整個西南就要進行戒備了!軍部將要派遣三個軍的兵力,來西南幫助平反……哦對了,西南這里要平反,你們是知道的吧?”

    底下的人鴉雀無聲,一個個都神色自若,左顧右盼,根本就沒有將祈天的話聽進去,要不是早上弒天軍的士兵挨家挨戶的敲門,并且將他們“請”了過來,他們還不愿意來呢!

    “唔……既然沒有回答,那么想來你們是不知道咯?”祈天頓了頓,依舊笑瞇瞇的說道,“前些日子,那些暴民組成了聯軍,圍攻我們的連羽城,你們是知道的吧?好,那么,這一次的平反,也是與這些暴民有關……”

    “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啊,這些暴民并沒有全部戰死,大部分都逃了回去……”祈天嬉笑著說,“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吶!這些暴民,就像是一顆顆要命的種子,讓他們回去自由生長的話,豈不是會再次長成燎原之火,再玩一次圍攻連羽城的好把式?”

    “所以,這個平反,就是要去除根的,去掃掉這些種子,去擦干凈西南的每一寸領土!讓這片土地上沒有一個反對自己國家的混蛋!再也沒有一個害人害己的蛀蟲!”祈天的聲音高昂起來,臉上還掛著笑容,看了看底下的居民。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 广东11选5中奖案例 广东11选5是真是假 合买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用 用过的介绍一些 app幸运飞艇的开奖直播 北京pk10手机版走势图 炒股融资系统 山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海南环岛赛号码统计 新疆时时彩预测 云南11选5直选遗漏 全天qq分分彩走势图 安徽快3遗漏号码 大盘股票 北京赛车pk10大小走势图 双色球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