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436

436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我有說過我是男的么?”戴拿黑再次的笑了出來,“這只是我的**罷了,如果我用本體出來見你的話,你都不知道哪個才是我了……”

    說著便拉住了李毅的手道:“來吧,我們進去吧!”

    令李毅驚奇的是,他身后宮殿的大門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豁然洞開,門內閃耀著各式各樣的光芒,不斷的變幻扭動著,竟然跟李毅夢中天空的顏色一樣!

    不過李毅也沒有能夠來得及多想些什么,他被戴拿黑的芊芊玉手一直拉到了門前,恍惚間便被對方一把推進了門中。

    跨過了大門的門檻,一個光怪6離的世界出現在了李毅的眼前。

    其實這個世界,李毅還是非常的熟悉——他曾經在夢里做到過這樣的世界!

    李毅已經來不及為這個世界而驚訝了,因為眼前的事物讓他感覺到,原來傳說中的“驚喜連連”這種感覺是真正存在的!

    一頭巨大的中國龍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鹿角,鱷吻,蛇身,鷹爪,魚尾,這他媽就是一頭不折不扣的中國龍!

    老天!你這是要搞哪樣?李毅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自己傻呵呵的跟著一個所謂的神祗來到了中央山脈的最高峰,就為了親眼一睹傳說中中國龍的風采?拜托誒!電影游戲里面見得還不夠多么?其他的神呢?不會被這頭龍給吃進肚里當宵夜了吧?

    雖說能夠真真實實的見到傳說中的龍也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情——身為一個曾經的天朝子民,李毅也一直都自喻為“龍的傳人”,可是不要忘了,現在他可是在異國他鄉,在另一片千百年來隱藏著的大6之上,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原本只應該出現在傳說之中的龍……李毅還沒有那么粗大的神經。

    不過,事實就是事實,李毅無論如何都不會否認眼前所看到的事實,他撇撇嘴,慢慢的走向了龍。

    這頭龍靜靜的漂浮在空中,呈盤龍之勢,他的雙目緊閉,一縷青煙不斷的從他那碩大的鼻孔中噴出吸進。他的身邊圍繞著是一個七彩光團,忽上忽下,漂浮不定。

    這頭巨龍可真是大啊!李毅心中不由得贊嘆。雖然身體盤繞了起來,可在李毅看來,這頭巨龍足足有一個小山峰那么大,那張嘴一口就能夠吞下好幾個李毅!

    李毅不由得打了個冷戰,停了下來,擔憂的看向了依舊抓著他的手的戴拿黑。

    “戴拿黑,這個……他不會吃了我吧……”李毅支支吾吾了半天,從嘴里蹦出這么一句話。

    聽到李毅這么說,戴拿黑不禁再次笑了起來,握住李毅的玉手緊了緊,輕聲道:“怎么可能!他可是中央之龍,亞蒂蘭提斯意志的化身呢!”

    “中央之龍?亞蒂蘭提斯意志的化身?這是什么東西?”手被戴拿黑握著的感覺真好,李毅也漸漸的不再那么緊張,轉而問道,“可是他怎么是龍的形狀?!”

    “中央之龍不是龍的形狀,難道是你的形狀?”李毅的這個白癡問題讓戴拿黑不由得翻了個白眼,看的李毅又是一呆,“好了,別多問了,趕緊上前見過中央之龍吧!你不靠近到他一定的范圍他是不會醒來的!”

    說著,便用力將李毅向前一推。

    李毅驚奇的現,自己的身體似乎沒有任何重量一般,在沒有加持任何法術的狀態下竟然輕飄飄的飛了起來,緩緩的飄向了巨龍。

    不知道飄了多遠,反正眼前的巨龍已經在李毅的眼中變得非常巨大,他知道,自己已經非常靠近巨龍了。

    突然,巨龍的眼睛猛地睜了開來,兩束七彩的光芒從他的雙目之中直射而出,繼而照在了李毅的身上。

    “神兆之子,我終于等到你的到來了……”巨龍的聲音不斷的在整個空間內回蕩著,“實在是太久,太久了……”

    李遠乘風飛行的度并不慢,只不過圖洛特的度已經不是凡人能夠達到的了。

    除了祈天……李遠心中暗道。圖洛特的身影早已經從他的視野內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幸好,迎面撲來的風忠實的將前方生的事情匯報給了他,讓他至少知道他們到底往哪里走了。

    并且,跟隨著圖洛特的那一大片烏云也是最好的指向標。

    李遠跟隨著那片烏云一路南下,來到了新秦的西南邊境。

    遠遠的,烏云已經停了下來,前方電閃雷鳴,風雨交加,李遠精神一震,知道祈天已經纏住了圖洛特,當下便加快了前進的度。

    飛行途中,李遠看到前方突然閃耀起了一陣綠光,隨即一束金色的光束直沖云霄,沒多久,那片烏云便開始往西方飄去。

    當李遠趕到的時候,那金色光束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地面上殘留著方才戰斗所產生的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坑,一輛馬車倒在了路邊,拉車的馬兒卻早已被震死。

    地上甚至還有兩個身分離的蒙面人。

    李遠搖了搖頭,轉頭看向了西方,再度追了上去。

    李遠來到了中央山脈之下,新秦連通精靈領地的“大裂口”。

    說是裂口其實是有些夸張的成分在內,只不過從它第一次被打通以來一直到現在,由原先只能供三人并排通過的小道,變成了現在足足能夠開進一支軍隊的巨大裂谷!

    沒有人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駐守在大裂谷外的新秦士兵們只知道,隨著這個裂谷越來越大,他們的防守任務也變得越沉重起來。

    一條新秦的官道從大裂口處修起,沿著中央山脈的陽面直通往連羽城,當然,這并不是為了方便山脈西面的精靈滲透新秦的國境而設置的。自從秦王決定征戰大6西方開始,便已經開始了這條運兵官道的建設,為的就是能夠快的從鄰近的城池輸送兵力。

    李遠一路乘風追蹤圖洛特的蹤跡,卻現他已經飛躍了中央山脈,去了精靈們的地盤。

    看著巨大的裂谷,李遠不得不停下,躊躇了起來。

    新秦早已有規定,任何人都不得擅自穿越大裂口,就連身為皇族的李遠也不例外,新秦的律法的嚴酷就在于它的法不容情,一旦觸犯,誰都不可能逃避責任。

    李遠思索再三,這才下定了決心。

    他的身后卷起一陣狂風,將他快吹起,如同沒有絲毫重量一般高高飛起,從空中飛躍了大裂口,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越過大裂口之后,令人著迷的西方大6出現在了李遠的眼前。

    雖然曾經來過很多次,但這山脈后的土地每一次都能給李遠帶來不同以往的感受,這一次,也不例外。

    亞蒂蘭提斯的大地被中央山脈分成了兩半,精靈的足跡曾經遍布整片大6,更有著不同的部族居住在山脈的兩旁。自從秦王帶著自己的族人來到這里之后,也不知道秦王到底跟精靈們達成了什么樣的決議,竟然得到了這片大6東半部的土地!

    精靈們全部退到了大6的西方,而新秦的人類則在大6東方扎下了根。

    雖說中央山脈將大6分為了兩半,但卻并不是很平均的兩半,如果從亞蒂蘭提斯的高空向下看去就能現,山脈的西方足足有東方的兩倍之大!

    或許父皇征戰精靈地界的原因就在里面?國家的領土遠遠達不到父皇的野心?李遠在空中乘風飛行,不斷的掠過身下那茂密的樹林,而他的右手邊,一條寬闊的大河緩緩的直流向西,水面碧波粼粼,清澈無比,在夜色下竟是那么的迷人!

    這就是精靈們的母親河了……李遠心道,靜下心來,瞇著眼睛四處尋找著暴雨云的蹤跡。

    竟然……沒有!

    李遠疑惑的降落在母親河邊,捧了一捧水澆在臉上,清涼的河水在他的臉頰上劃過,讓人不由得為之一振。

    可是……祈天與圖洛特到底去了哪里?明明看到那片烏云穿過了中央山脈,卻在自己跟上來后消失了蹤跡。

    難道在山上?他仰起頭向著中央山脈廣袤的群山盯上看去,除了那神明頂上終年不散的濃厚云層,天空中竟然沒有一絲云彩!

    天空之上,星月閃爍,深秋的夜晚不由得讓人生起一絲涼意。

    正當李遠苦苦思索的時候,河邊的樹叢中卻傳來了聲聲交談的聲音。

    李遠一個激靈,身體微微一躍,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般拔地而起,輕飄飄的飛到了空中。

    一隊盛裝的藍精靈從樹林中走了出來,由一個臉上滿是皺紋的長者帶隊,來到了他們的母親河邊。

    長者走到河邊,彎腰對著河面微微一鞠,便轉身對著身后那些精靈說起話來。

    精靈之中有男有女,稚嫩的臉上滿是肅穆的表情,眼力過人的李遠卻現了藏在他們肅穆表情下的好奇與興奮。

    長者的雙手高舉,繼而轉身對著河面跪了下去,身后的精靈男女也有模有樣的跟著跪了下來,匍匐在地上不斷的用精靈語說著些什么。

    李遠雖然聽得懂一些精靈語,可現在他身在半空,并且自從他來到精靈的領地之后,自然間的風便不再為他傳遞任何的信息,沒有了風的幫助,憑他凡人的耳力,自然聽不出他們在說什么。

    不過李遠還是有些隱隱的猜測到了一些。

    突然,平靜的河面突然變得洶涌起來,一個巨大的長條形生物出現在了河面之上,蜿蜒游動間,它游上了河岸,揚起了它的三角頭顱,靜靜的看著身下跪拜著的精靈們。

    竟然是條巨蛇!

    李遠張大了嘴,從頭的顏色上看,他已經知道了底下的精靈應該都是水族的,而且,能夠讓水族精靈跪拜的巨蛇,只有一個——“水韻”!

    水系契約獸,物質的掌控者之一,水韻!

    李遠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在這種情況下遇到這種傳說中的生物,雖然自己也有一個契約獸伙伴,可是他從出生到現在所見到過的契約獸,算上李毅帶回來的“土靈”,也就只有兩只,而眼前的這頭水屬性的契約獸,他只在書中見過些許的文字描述!

    在見到水韻的那一刻,這對精靈男女的目的也就呼之欲出了。

    精靈們的成年禮,以及,爬上神明頂朝圣!

    雖說每年都有精靈成年,但是卻沒有一個人類能夠親眼目睹他們成年禮的進行過程——這種儀式在每個精靈部族中屬于嚴格保密的,并且口口相傳,沒有一本典籍記載了精靈們到底是如何進行成年禮的!

    李遠都不知道該說自己幸運還是不幸了。

    先是跟丟了圖洛特,自然也找不到祈天,然后又是遇上了幾乎沒人能夠見識到的精靈成年禮,李遠覺得自己最近的運勢實在是有些混亂。

    他想要再去尋找祈天的下落,但是現下的情況卻不允許他這么做——在精靈領地,自然中的風已經不再幫助于他,而他也僅僅只能夠利用契約術的力量使用一些標準的法術,根本就不能再次利用風的幫助來尋找祈天。

    而麻煩的是,一直跟隨著圖洛特的暴雨云卻在這時候消失的無隱無蹤,使得李遠都不知道該從哪里找起。

    一處處搜索?那是腦子有毛病的人所做的事情,中央山脈西方的土地比新秦的國土還要廣袤,光憑李遠一個人是不可能找的過來的!

    是繼續去找,還是留下來觀察精靈們的儀式,這個問題困擾了李遠很久。

    但很快的,精靈們的動作便逼得李遠下定了決心。

    精靈們紛紛爬上了水韻的頭頂,隨著水韻的游動,來到了母親河的對岸,繼而告別水韻,繼續向著中央山脈前去。

    沒辦法了!既然沒辦法去找,那我就跟在他們后面看吧……李遠打定主意,便遙遙的在空中跟在了精靈們的后面。

    可還沒有跟多久,數十支利箭便直直的射向了半空中的李遠!

    李遠心中一驚,忙召喚起了一陣旋風將自己包裹了起來,射來的箭矢在旋風的作用下被偏移了開來,射向了別處。

    李遠皺著眉頭向下看去,卻現地面上已經多了幾個紫的精靈!

    “人類!下來吧!朝圣的隊伍已經進入到了我們風族的土地,我們風族兒女是不會讓你來破壞神圣的朝圣儀式的!”為的男性精靈用精靈語對著李遠說道,他的聲音借著風的幫助飄到了李遠的耳邊,雖然兩方的距離很遠,但卻非常的清晰。

    李遠以前的契約術導師曾經教導過他,當風系契約師遇到風族精靈的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逃跑,因為風族的精靈是大自然中真正的風之寵兒,任何操控風來與他們戰斗的人都會受到風的背叛。

    該死的!竟然遇到了自己真正的克星!李遠暗罵一句,不敢在空中多停留片刻,快的落在了地上——如果眼前的這幾個風族精靈心情不好,起瘋來,自己絕不可能在空中御風停留,唯一的下場就是從空中墜落,落得個摔死的下場。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 棋牌游戏信誉排行榜 山东11选5走势图360 赌场网址 股票软件下载排名 山东群英会玩法规则 北京快三大小走势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山东分分彩走势图 我为什么劝你多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开奖 葡京赌场 农村初中生在家赚钱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 三弟组三走势图 09打直播赚钱吗 福建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