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428

428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李毅只覺得劍身一沉,整個人便在前沖的力道下直往阿姆達撞去,心中不由得一慌,左手趕緊將水盾立于胸前,撞在了對方的身上。

    一個兩百多斤的胖子再加上向前猛沖的慣性,撞在一個人的身上,那會有什么樣的效果?至少現在的效果非常明顯,阿姆達甚至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撞得跌了一跤。

    李毅嘿嘿的笑了起來,雖然在剛剛與暴民們的戰斗中消耗掉了不少的精神力,使得他現在不敢浪費精神力來施展一些殺傷力比較大的契約術,但他可是會著那么一兩招三腳貓的武技,再加上全身上下都是契約裝備,使得他能夠在阿姆達的手下不至于落敗,還讓對手吃了不小的暗虧。

    這一切,都被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劉暢看在了眼里,心中一片駭然。

    要知道,阿姆達并不只是一個名字,它是一種榮譽,只有一個族群內真正的武技大師才能得到這個榮譽的稱號!眼前的這個精靈,便是火族現任武技長炎林的師傅,也是火族上一任的武技長,在將位子傳給炎林之后,族中便授予了他“阿姆達”這個稱號。

    自此,任何精靈都沒有再見到過這位火族最為強大的武士,只留下傳說在人們的口中相傳,沒想到,這位可敬的原武技長竟然帶著自己的愛侶跑到了人類的國度,想必應該不知道長老們后來下達的命令,倒也是情有可原!

    只可惜……李毅竟然殺了他的愛侶!

    很顯然,遲鈍的胖子并不知道自己殺死的那個精靈竟然是個女性,而且正是眼前這個精靈的結妻子。此刻的胖子正樂呵呵的看著阿姆達在自己身體的重量下吃癟,那倒在地上的摸樣真是令人心中舒暢!

    讓你裝十三!讓你犯二!小爺我是那么好惹的么?還不是被小爺“輕輕”那么一撞就給撞趴下了?李毅不斷的腹誹著阿姆達,心中一陣暢快——小爺我又沒有惹你們,你們就“哦吼吼”的沖上來想要我的命,這不是作死么?

    李毅才不管對方到底是誰,也不會管自己殺掉的到底是對方的什么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是你們想要殺我,我才還手的!

    一念至此,心中坦蕩,便提著劍走向了阿姆達。

    正當李毅想要舉劍結果了這個精靈的時候,躺在地上的劉暢卻高聲的喊了起來:“李毅!不要殺他……”

    李毅一愣,不由得向著劉暢的方向看去,而這一愣神的功夫,卻是壞了大事!

    當李毅再次回過頭來的時候,眼前的精靈早已經不在原地了。李毅驚詫的四下看去,卻現自己的身邊已經多出了四個阿姆達,正揮舞著雙刀向著自己奔來!

    “我靠!”李毅迅的跑開,邊跑邊罵道,“劉暢你個死偽娘!你想害死我不成!”

    說著立馬給自己加上了一個“暗隱術”,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就在李毅消失的那一刻,一聲尖叫突然傳來!

    是谷蕾!李毅急忙向谷蕾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了那令人憤怒的一幕!

    許文倒在了谷蕾的身邊,身下不斷的流出殷紅的鮮血,而谷蕾正被阿姆達雙刀架在了脖子上,雪白的脖頸在鋒利的刀刃下被劃開了一道細細的血口。

    “我知道你在看著我,我也知道這個女人一定跟你關系不一般!從她剛剛著急的眼神我就能看出來!”阿姆達狀若瘋狂的高聲狂道,“人類!我的愛人慘死在你的劍下,那么,我也要你嘗嘗失去愛人的痛苦!”

    說著,便想用力劃下刀刃,割開谷蕾的喉嚨。

    “停下!停下!”李毅頓時慌了,趕緊從隱身的狀態中退了出來,連連出聲制止道,“千萬不要傷害她!千萬不要!求你了!”

    “不要傷害她?那么,我的愛人怎么辦?她還是倒在了你的劍下!”阿姆達越說越怒,握刀的雙手不時的顫抖著。

    “千萬不要!千萬不要啊!”李毅更加驚慌的……后退了幾步?

    “跟我承受同樣的痛苦吧!”阿姆達手中的雙刀滑了下去……

    一道亮白色的光芒猛烈的爆了出來!整個平原被照的亮如白晝!阿姆達只覺得自己的眼睛一陣刺痛,頭暈目眩之下不由得坐倒在地。

    他現,自己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任何東西了!

    “其實我只是想告訴你……”李毅的聲音遠遠的傳來,“谷蕾她比我還要厲害呢……”

    阿姆達感覺到自己的眼睛仿佛正在被一團炙熱的火焰燒灼著,一陣陣強烈的劇痛不斷的從眼窩中傳來!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耳邊嗡鳴不斷,整個世界仿佛在猛烈的旋轉,自己多年的武技仿佛白練了一般絲毫不起作用,平衡感也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他只能坐在地上,眼中不由自主的流出淚水,不知道是單純的目盲效果所致還是因為其他的什么原因,單單就是坐在地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

    谷蕾一脫困立刻就跑到了許文身邊,將他盡量的拉到離阿姆達距離較遠的地方,同時向著李毅喊道:“死胖子,快來救人!”

    許文全身上下滿是被劃出的刀痕,李毅細數之下,竟然足足有上百道!

    李毅驚訝的看著谷蕾,問道:“這都是那個精靈……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搞出來的?!”

    谷蕾點點頭道:“就在他分身佯攻你的時候,真身擊敗許文,擒住我……就那么短時間……這需要多大的實力呀!”

    “都是劉暢那個混蛋!喊什么喊!讓我別殺他!這么好的時機就這么錯過了!還害的許文受了這么重的傷!”李毅怒罵道,右拳狠狠的砸在地上。

    谷蕾卻搖了搖頭,嘆息道:“你還不明白么?他的實力,實在我們四人之上,沒看到劉暢對他非常尊敬么?他應該在精靈部族內有著很高的地位的!只不過那個什么長老的格殺令,我不是太明白……”

    “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我現在就明白一件事——你們,殺了我的愛人!”一個陰冷的聲音從他們身后傳來……

    阿姆達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起來,正閉眼高舉雙刀站在他們的身后,臉上的恨意更重,似是擇人而噬!

    李毅大驚,知道自己又疏忽了,原本以為谷蕾那個能夠像閃光彈一樣使人暫時失去戰斗能力的法術會讓阿姆達束手束腳好一會——按理來說,這大晚上黑燈瞎火的,雖說月色很是撩人,可突然間被如此強烈的光線照射到眼睛,按理來說應該會有好長一段時間頭暈目眩,站不起來。

    可是這阿姆達卻完全違反了這個常理,在谷蕾逃脫帶著許文與李毅碰頭,才幾句話的時間他就已經能夠在目盲狀態下找到他們的位置,并且已經占盡先手,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李毅知道這下子麻煩了。

    眼前這個精靈的武技很強悍,雖然自己可能是輕看了對方,覺得他的武技不過如此,但谷蕾的分析向來是比較準確的,李毅也不敢冒這個險,忙站起身,準備戰斗。

    可阿姆達并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就在李毅將要站立起的時候,雙刀下劈,在失去雙眼的幫助下竟然能準確的從兩邊向著李毅的脖子砍去。

    李毅一咬牙,看準了雙刀砍來的方向,將頭低了一低,雙刀“當”的一聲劈砍在了李毅的頭盔上,被猛的震開!

    谷蕾撲上來想要推開阿姆達,卻被他用彈開的刀柄在額角上猛的一擊,倒在地上暈厥了過去。

    抓住機會,就是現在!李毅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得拼盡全力的來戰斗。在利用頭盔擋下了那致命的一擊之后,李毅不由得有些頭暈目眩,但他沒有因此而在此疏忽大意,孤擲一投的再次用頭向阿姆達撞去!

    不錯,我是殺了你的愛人!但是卻是你們想要殺我在先!李毅知道這些話現在說出來對方也不會聽,只得用行動來表示自己的決心。

    你要殺我,那我就只能殺了你!

    阿姆達沒有想到李毅會用這種不要命的攻擊方式,淬不及防,再次被李毅撞了一個跟頭!只不過這次他在地上一個后翻,迅的回到了站立的狀態,快走幾步到了李毅身前,在李毅還沒能直起腰的時候提膝就是一踢,正中李毅的鼻梁!

    李毅的腦子現在已經是一團漿糊,雙刀擊在了他的兩邊太陽穴上,雖然有著頭盔的保護,可依舊使李毅有些暈眩。再加上剛剛用頭撞阿姆達,再一次加重了頭暈的程度,而阿姆達現在這一膝擊,更是讓李毅的情況雪上加霜。

    鼻血很快就流了下來,但李毅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擦拭,阿姆達在給了李毅一膝蓋之后,又連續踢了三下,分別擊在了李毅兩邊的太陽穴與額頭上,這才抓住李毅的衣領將他提起,緊閉著眼睛說道:“想死,那還不簡單……”

    李毅滿是鮮血的胖臉這時候卻笑了起來,在阿姆達的臉上啐了一口道:“我呸!我從來沒有見過精靈中有你這么混蛋的!自己的老婆跑出來亂殺人,因為實力不如人反被人殺,你就滿嘴殺妻之恨什么的出來報仇……我呸!你老婆就是我殺的!現在有本事的就將小爺我劈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

    李毅唧唧歪歪的長篇大論聽得阿姆達心中生煩,當下也不再聽李毅瞎咧咧,直接抬起了雙刀,抹向了了李毅的脖子……

    突然,他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再聽從自己的指揮,動彈不得!

    一只只影子組成的觸手悄悄的纏繞在了阿姆達的身上,阻止了他進一步的動作!

    李毅嘿嘿笑了起來,從他的視線中可以清楚的看見,劉暢這個鳥人毫無傷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正揮舞著手臂指使著影子觸手們干著干那——當然,目標只有一個,阿姆達!

    阿姆達在影子觸手的牽引下就像一個提線木偶一般,身不由己的放開了李毅,丟下了手中的雙刀,扶他在地上做好,這些動作做得有板有眼的,就跟訓練了好久一般。

    這就是劉暢前段時間跟凌在一起“研究”出來的成果了。

    只不過在李毅的授意下,凌簡單的跟劉暢提及了影子觸手與木偶戲之間的聯系,心思縝密如他,又怎么會想不到利用影子觸手充當木偶線,目標人物充當木偶呢?別看劉暢平時口花花,一副毫無心機的摸樣,可仔細想一下,一個這樣沒腦子的人能夠當上盜匪團的領么?

    劉暢給自己現在研究出的法術命名為“木偶戲”——果然很直白的名字,跟你的人一樣白!李毅在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就這么想道。

    可是,雖然這個法術有著非常直白的名字,但它的作用卻是毋庸置疑的。

    眼下這個武技高強的阿姆達被劉暢的法術給控制的服服帖帖的,讓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只不過,需要劉暢無時不刻的控制住他。

    李毅總算松了一口氣,不解的看向了劉暢——有一大堆的問題堆在李毅的心里,想要問清楚。

    “劉暢,這個阿姆達是什么人?為什么你讓我別殺他?還有,你丫不是手腳都被釘在了地上么?怎么逃出來的?”李毅一口氣的說出這么多問題,氣都不帶喘一下的,要不是他那張胖臉上滿是血跡,都沒有人能夠看出他剛剛經歷過了一場惡戰。

    劉暢瞟了他一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由于這個法術需要劉暢無時不刻的控制著目標,并且,在法術的持續時間內劉暢也被限制住了說話的能力——雖然是自己研出來的法術,但是由于研出來的時間不長,很多地方都沒有經過改進,所以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問題。

    李毅也算是半個契約師,或多或少的也知道些契約術上的限制,所以也沒在意,倒是邊上谷蕾的呻吟聲立即讓他轉移了注意力。

    谷蕾被阿姆達用刀柄猛擊在了額角上,馬上倒地暈了過去,但是很快又醒轉過來,太陽穴突突的,迷瞪著眼睛爬了起來。

    李毅快步走到谷蕾的身邊,扶著她噓寒問暖,想借機揩點小油……

    實話說,李毅這個家伙就是有賊心沒賊膽,一直以來也就只敢動動手動動腳的,甚至都沒有敢跟谷蕾開口表白……

    他的手剛摸上谷蕾的肩膀,就被谷蕾一巴掌拍了下去,粉拳狠狠的敲在了他的頭上:“死胖子,許文都快死了!你還不去救他!”

    李毅嘻嘻笑著,繼續將手攀上谷蕾的肩膀:“放心吧,那小子,都不知道是什么做出來的,身上的傷口竟然都已經愈合了,所以你不用擔心他了……”

    “啪”!李毅的手又被谷蕾狠狠的拍下:“滾開!死胖子,不要想借機揩油!當我不知道你么?”谷蕾對著李毅翻著白眼,還想在他的頭上敲上那么一兩下,可是整個人又是一暈,不由得倒在了李毅的懷里。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 笔译赚钱么 腾讯棋牌官方下载 如何网络玩刮刮彩赚钱 打字赚钱平台(日结)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带线 河北快三一定牛遗漏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nba直播 腾讯会员共享 2014年上证指数预测图 双色球复式投注是怎样 直播女很赚钱吗 贵州十一选五组三遗漏 重庆时时彩 168大富豪棋牌游戏 蓝球012路意思 粉钢丝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