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426

426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李毅舉劍第一個沖向暴民,瞬間吸引了絕大多數的注意,他身上的光芒不斷閃耀,身體變得更為敏捷,揮劍的力道變得更為強力,腳下的度也變得更為快!他用幾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動作躲開了暴民們射來的箭矢,又在千鈞一之際閃過了砍向他的馬刀,整個人抓住奔跑中的馬匹,像一個紙人般翻身飄起,騎在了暴民的身后,手中火劍光芒一閃,刺入了暴民的后背之中!

    緊接著,他站在了馬匹的背上,跳向了另一位暴民!那暴民見他向自己撲來,忙架起馬刀,等著李毅一到跟前就是猛烈一擊!

    近了,近了!暴民手中的馬刀瞬間揮了出去,卻撞擊在了水盾之上,李毅左手用力一撥,那暴民頓時胸前門戶大開,被李毅又是一劍,透胸而過!

    李毅站在馬頭之上,遙望四周。在法術的作用下,他原本肥胖的身軀現已是身輕如燕,借著些許的力道便能夠縱橫跳躍,地心引力之類的物理法則在現在的李毅身上基本上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李毅再一次選定了一個目標,一個與眾不同的目標。

    目標最為顯眼的,便是他藍色的頭,雖然夜晚的可視度不佳,一般人還真看不出有哪些的不同。但李毅現在在各種法術的增益下,眼光異于常人,一眼就看出了他在色上與其他暴民的不同之處。

    精靈,而且,還是個水族精靈!判別精靈部族的標準其實很簡單,就是看色,除了黑暗精靈頭的顏色與常人無異,難以判別之外,其他部族的精靈還是有著非常鮮明顯著的色的。

    光族為金色,風族為紫色,木族為綠色,水族為藍色,火族為紅色,土族為褐色。

    所以,現在眼光較好的李毅一下子看出了目標所屬的部族。

    水族的精靈,真的還沒有見過呢!不知是男是女?李毅心中想著,腳下卻不慢,輕輕一點馬頭,身體便輕飄飄的飛向了精靈,沿途射來的箭矢被他一一用盾牌格擋開來,根本起不到阻攔的作用。

    精靈的眼中透著些慌張,催促著身下的馬兒后退,但縱使如此,李毅的度依舊是極為快,精靈還沒有退出戰場便被李毅趕上,依舊站立在馬頭上,嬉皮笑臉的看著他。

    “如果你是女性的話,乖乖投降,跟我回去吧!如果是男性的話,露出你的真面目,不要用什么蒙面的東西擋著臉了,男子漢大丈夫,干一架再說!”李毅倒提著火劍,一派高手風范。

    卻不想看在這個精靈的眼中,眼前的這個胖子簡直就是一個二傻子,誰還會在敵人面前自說自話?誰還會放過如此之好的殺敵機會,不提劍砍下而是說一大堆沒有用處的話?

    難道真的以為自己已經強大到一定的程度而目中無人了么?

    精靈的眼中透著鄙夷,掃了李毅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

    李毅聽不懂精靈部族之間通用的語言,這不奇怪,當時李毅也沒有想到要教他這些,所以李毅自然不知道這個精靈說的是什么。他不解的用左手撓撓頭,對著精靈說道:“請開國語,行么?”

    精靈嗤笑一聲,用新秦語說道:“白癡,你死定了!”

    “了”字剛出口,那精靈便迅的動了起來!他雙手撐住馬背,手上力一撐,從疾馳的馬匹上向后跳去!

    李毅剛想阻攔,卻還是慢了一步,只得眼睜睜的看著精靈在空中化形為水,在地上蜿蜒的離去。

    胖子撇撇嘴,笑了。

    剎那間,李毅在馬頭上消失了身形,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精靈所化形的水流的前方。

    自古宛渠精靈之地便多有異術,像這種化作本屬性基本形態的方法是每一個精靈的天賦,像水族精靈能夠化形為水一樣,火族精靈能夠化形為火,風族精靈能夠化形為風之類的,跟他們的“爆”天賦很是相像,但這種天賦,一般都用在跑路上。

    精靈見李毅如此之快的來到自己逃竄的必經之路上,只得無奈的將身形重新變幻回來,站在李毅面前,一副小心戒備的樣子。

    李毅笑道:“怎么,還沒打呢,就像跑了?看來還是得由我來親自抓你呢!”

    說著,手上寶劍在空中劃出一朵漂亮的劍花,舉盾沖向精靈。精靈沒想到李毅說打就打,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在李毅的盾牌快要砸到臉上的時候,方才醒悟,腰身向后擰去,躲開了李毅的盾擊。

    李毅抬劍向下就是一劈,卻沒想依舊被精靈敏捷的身手給躲了過去,不禁有些心浮氣躁了起來:“丫丫的,好好的打呀,別老是躲躲閃閃的!”

    “廢話!”精靈躲過李毅再次襲來的劍刃,出言諷刺道:“有本事你讓我拿劍砍你試試,看你躲還是不躲!”

    李毅嘻嘻哈哈一笑,閉上了嘴巴,他知道,在戰斗中說話將會使自己的力量消耗的越來越快,還是閉口不言來的方便。

    可是眼前的這個精靈似乎不用擔心這個,在再次閃過李毅的一記猛劈之后,嘴巴又開始動了起來,用新秦語說著很多諷刺的話——

    “真看不出來,一個胖子還能有這樣的身手!”

    “你這種身材的,一定沒有女孩子喜歡吧?”

    “沒女孩子喜歡的話……那你豈不是處男?”

    “你多大了……”

    …………

    李毅心中的痛處全部被對方給一一戳中,不由得惱羞成怒,大喝一聲,火劍上頓時迸出了耀眼的火焰光芒!

    “這是你逼我的!”李毅最為惱火的就是別人說他胖,這也是他心中永遠抹不開的痛——因為身材的緣故,得不到女孩子的喜歡,更別提是不是處男了……

    “老子就是一個十足標準的處男!你以為老子愿意啊!”李毅在心中默默的吶喊著,并沒有傻呵呵的說出嘴,他知道,這種隱秘的事情,還是少點人知道的好!而且,現在知道這一點的只有這個精靈和自己……

    李毅于是動了“殺人滅口”的主意,管你是不是精靈,管你是不是跟新城里的精靈有什么關系!老子答應的是拯救新城里的精靈,可不是你們這種來西南搗亂的惡棍!

    可憐的精靈沒有想到,自己隨口諷刺的一句話竟然讓李毅氣憤若斯!

    李毅的攻勢頓時變得凌厲了起來!不斷的攻向精靈的上中下三路,根本不給對方任何的喘息機會。精靈的壓力變得越來越大,原本得心應手的閃避動作現在收效甚微,往往李毅揮下的劍刃總會帶有一到兩個變招,精靈躲掉了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便有些吃力了,有時候甚至需要自己拔出匕來進行格擋!

    這家伙……怎么到現在還不力竭?精靈知道,怒火攻心之人雖然會因為暴怒而短時間內實力暴漲,但是,卻會快的消耗體內的力量,而李毅現在已經不間斷的連攻了好一會了,竟然依舊不顯疲態,努力向著他攻來!

    谷蕾三人早已經收拾完了在場的所有人,只剩下李毅眼前的那個精靈,在李毅的攻勢下苦苦掙扎。

    “當!”在又一次匕與劍的劇烈碰撞中,精靈驚恐的現,自己的匕早已承受不了如此強烈的撞擊,隱隱的裂開了一道口子!

    可李毅卻不會給他任何機會,再次揮劍而至,劍刃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直向精靈壓來!

    精靈忙后撤一步,看著四周已經圍上來的三人,心中猛的一顫——這么快!這四個人到底是什么來頭?

    沒容他多想,李毅又貼到了他的身上,劍刃亂舞,在精靈左突右擋之下,李毅還是沒有傷到精靈分毫。

    可李毅這時候卻滿意的笑了,駐劍站在原地,不再攻向精靈。

    精靈握著手中快要斷裂的匕,不解的看向李毅,但是卻沒能在李毅臉上那高深莫測的笑容中看出些什么,只得更加警惕的環顧四周。

    這個胖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李毅很快就給了他答案。

    只見李毅雙手交疊平放在一起,放在了劍柄之上,嘴里卻胡咧咧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爆!”

    一股炙熱的感覺從緊握匕的手上傳來,匕不知何時開始變得通紅,不斷的將熱能傳遞到精靈的手上,精靈尖叫一聲,想要丟開匕,但卻已經晚了。

    匕在還沒有離手前就開始了分裂,一道炙熱的紅線沿著已經裂開了的紋路不斷延伸,直到匕的刃尖。

    “碰”的一聲,匕炸了開來,飛散的碎片扎在了地上,但是更多的碎片則是狠狠的刺進了精靈的胸膛!

    精靈渾身浴血,倒了下去。他不甘的看著李毅,嘴里出一聲尖嘯!

    隨即便一動不動的死去了。

    李毅駐劍而立,在精靈倒下的同時呼了口氣,雙腳軟的坐倒在地。

    其余人圍在他身邊,剛想說話,遠遠的不知從何處傳來一陣奇異的嘯聲,直向他們而來!

    李毅苦笑了幾聲,用劍撐著身子勉強的站起來自語道:“看來,是他們的援兵來了,能撐的下來么?”

    谷蕾與劉暢一臉的擔憂,只有許文依舊一臉興奮的左顧右盼:“敵人?在哪里?在哪里?”

    李毅一拍額頭笑道:“看來現在你進入狀態后雖然不會狂暴,但是好戰的因素還是在你的身體內呢!”

    說著,便招呼眾人在地上坐成一個圈,默念著咒文,四人再次消失。

    漸漸的,一個手持一張巨弓的男人跑了過來,月色下,須如血!

    “李遠你別說瞎話!”祈天皺眉道,“你從哪找暗系契約師去?”

    李遠指指自己,臉上帶著神秘的笑容。

    “你?你不是風系契約師么?什么時候還多出一個屬性來了?”祈天不解,撥開眾人來到李遠面前上下打量著。

    李遠從衣兜內掏出一塊石頭,攤在擺在祈天的鼻子底下:“喏,就是這個了……”

    祈天眼睛一亮,驚喜的笑道:“你是說……”

    “沒錯,不過現在我們需要找個鐵匠鋪,以及,一些原材料……”李遠點頭道,“恰好……”

    “這個鎮子上,這些東西可不缺!”祈天接口笑道,拍拍李遠的肩膀,“我現在就出門去找!”

    李遠趕忙拉住他:“你去找什么?直接問問大家不就是了?”

    很快,在王凸的幫助下,他們已經在一個鐵匠鋪里開始了——

    “打造契約裝備?”李遠笑道,“我還沒有那么厲害呢!我只不過,先進行粗加工,然后呢,勉強能夠靠這個東西來使用暗系契約術了……”

    “幸好袁江賣給我們的玉石里有‘深淵星空’,不然就憑木系的石木,恐怕不夠制造出一件能夠救命的契約裝備!”李遠搖搖頭,用力將鐵錘砸下,錘擊在鐵錠之上,濺起一片火花,“不過這個‘深淵星空’就不一樣了,儲王戒就是典型,只需要一點點——就能夠使用高等級的暗系契約術,這樣,我就可以用它來將袁江從死亡線上給拉回來!”

    鐵錘不斷落下,一把劍刃的摸樣逐漸成形,在經過精加工之后,一把較為簡陋的短劍便躍然而出!

    李遠自嘲的沖祈天笑笑道:“也就只能這個樣子了,技術是在是差得很!不過沒關系了……”

    他沒有把話說完,便急急的拿起了工具在劍身之上雕刻了起來。

    一道道造型奇異的符文被李遠用刻刀刻在了尚且柔軟的劍身上,一直匯集到劍柄處,在劍柄的中間部位,一個小凹槽被符文環繞在了中央。

    刻完符文,李遠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從祈天手中接過一塊小小的“深淵星空”,將它嵌在了凹槽中。

    “深淵星空”剛被放入凹槽,便閃耀出藍黑色的光芒,一股宛若液體的暗系能量從凹槽中的“深淵星空”中緩緩流出,流過劍身上的符文,直至劍尖。

    符文一枚枚被點亮,閃爍著光芒,映照在鋪內二人的臉上。

    為了方便行事,李遠二人早就其他人給趕了出去,他們兩人看著閃著光芒的短劍,心中明白,這個就是契約裝備了,自己制造出來的契約裝備!

    短劍上的光芒在持續了一小段時間后便逐漸散去,鐵氈上躺著一把漆黑如墨的短劍,造型簡樸,隱隱的散著藍黑色的光芒。

    “這……這就完了?”祈天顫抖的雙手捧起短劍,愛撫的在上面撫摸著,一不小心,竟然劃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把粗糙的短劍,在轉變為契約裝備后竟然鋒利若斯!不似凡兵!李遠,要是新秦能夠量產契約裝備的話……”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 彩票3d排列三走势图 加盟鲍师傅糕点赚钱吗 甘肃11选5开奖视频 北京单场比分投注技巧 云南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福利彩双色球复式 股票融资技巧ˉ杨方配资开户 中彩网七星彩走势图 给别人做眉毛赚钱吗 山西11选5投注技巧 时时彩开奖直播 股票融资的类型 福建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没有喜欢的事业只有赚钱 青鹏棋牌有多坑 福建15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