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316

316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影虎似乎仍舊是非常不解的看著自己的正前方,或許也正是因為這種不解,讓它更加的憤怒,重重的一聲低沉的怒吼,虎爪猛一用力,影虎龐大的身形就如一只出鞘的劍,徑直的沖向了李毅所在的地方,而度,還在不斷加著。?≠

    韓子明額頭上頓時出現了冷汗,他倒是不怕影虎,但是他也知道,假如是李毅在那里結結實實的唄影虎撞到的話,那李毅肯定是小命嗚呼的,所以他再一次探知著剛才出聲音的那一片區域,仍舊沒有一點反應。

    “李毅,你可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出現,否則就誰也就不了你了。”韓子明的心中焦急的祈禱著。

    而李毅,此時正在聚精會神的注視著影虎的一舉一動,就在影虎第一聲低吼的同時,李毅就第一時間進入了偏法的狀態,然而也正是這樣一個謹慎而下意識的舉動,卻應該說是救了自己。

    進入到偏法狀態的李毅,各方面全部有所提升,特別是對身體的掌控能力,而眼力技法也變得更加具有穿透力,所以雖然影虎的度在不斷的增加著,但是李毅依舊能夠捕捉的到影虎的身影。

    李毅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一點松懈都不敢有,更確切的說,李毅根本沒有松懈的機會,影虎的度和加度是在是太快了,快到李毅根本沒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別的事情。

    距離越來越近,影虎前進帶起來的風,呼呼作響。

    若冰的眼睛忽然間睜開,眼睛直視的方向,正好是影虎前進著的方向,也是李毅所在地方,耀眼的光芒一閃而過,下一刻,若冰就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了。

    李毅緊繃著的身體,突然一下子放開,幾乎就在影虎接觸到箱子的那一刻,箱子突然被拋起來,影虎被突然飛向天上的箱子分散了一下子注意力,有一點愣的樣子,目光也隨著箱子移動,度也有一點點減慢。

    李毅等著的似乎就是這個機會,沒有半分的猶豫,右手輕輕一動,一道光亮,帶著長長的尾翼,一閃而過。

    影虎再一次低吼了一聲,身體的度仍舊非常快,下一刻,又是一聲慘叫,影虎愕然現他自己看見了它自己的全身,還在向前奔跑著的身體。

    身異處,眨眼的時間的都沒到,剛才還在耍著威風的影虎便身異處,鮮血似乎都慢了一會才噴了出來。

    李毅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像是虎一樣的異獸突然間就沒有了頭顱,然后剩下的身體噴灑著鮮紅的血液向他沖了過來,這樣的場面,讓他心里面感覺到一陣陣惡心。

    李毅見過死人的場面,他也殺過人,但是沒有那一次有這樣的視覺沖擊力,李毅甚至感覺到了那四濺的鮮血中蘊含著的能量若是碰到自己的皮膚,恐怕都會讓自己鮮血直流。

    生了什么事情?這是我做的么?但是我什么都沒做呀,我只是隨手一拋,即便是上面有著劇毒,但是沒聽說劇毒還會讓中毒的生物腦袋齊刷刷的掉下來,李毅在這一刻也是一團漿糊。

    但是李毅沒有更多的思考時間,影虎剩下的身體在慣性的作用之下,仍舊在向前沖著,不用別人說,李毅也明白讓這個撞上的話,就算自己不死,恐怕也好過不了。

    所以,千鈞一之際,李毅腦中一動,驅使身體做一個急的躲閃動作,偏法又一次幫助了李毅,在這樣短的一個時間內,李毅幾乎用著難以識別的移動,讓自己的上半身做出了一個變向。

    李毅的身體險之又險與影虎的身體交錯而過。

    轟隆隆的雷聲響了起來,隨著第一聲雨滴的落下,越來越密集的雨點落了下來。

    “咳咳咳,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剛才生了什么?我怎么有點沒跟上呢?”原本應該躲在樹上的韓子明這個時候反而出現在了空地上,手上還舉著一個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葉子,很大的一片,倒也能遮得住雨。

    李毅則是接住從半空中掉下來的盒子,然后也雙手托舉著,用來遮擋正在下著的雨。

    “你還好意思問?你怎么引來這么大一只?你太不負責了吧?老韓,再說,既然都引來了,你干嘛還在我馬上就要大功告成的那一刻插上一手,我告訴你,就算你不出手,我也能解決掉它!”李毅開始表達對韓子明的不滿。

    “這個,李師,剛才出手的不是我,是她!”韓子明忍著笑意指向李毅的另一側,心中卻是想著“要不是剛才人家出手,就憑你那一把小破刀,你以為真能殺得了影虎。”

    李毅順著韓子明的手勢看了過去,不遠處,若冰站在那里,沒有一點的防雨的措施,但是所有的雨滴卻不能進其身半分。

    看著李毅看向自己,若冰出人意料的解釋了一下,淡淡的說:“不是我,是你,是你自己!”

    “什么?”韓子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看了看若冰,然后又看了看李毅。

    李毅也被弄糊涂了,重復著韓子明的動作,只不過是先看了看若冰,然后看向了韓子明。

    若冰依舊是安靜的站在那里,一點想要解釋的意思都沒有。

    雨,越下越大。

    …………

    雨開始淅淅瀝瀝,但是一點停歇的跡象都沒有,森林內,除了雨的聲音,似乎是真的安靜了下來。

    雨夜,又是一個雨夜。

    李毅收回自己的目光,經歷了這么多年的夜晚,李毅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這么黑的夜,黑的讓人有一些心神不寧,但是,這并不妨礙在這個小小的帳篷里面熱烈的討論。

    “李師,快點說說,你到底是怎么辦到的?你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然后又怎么就突然又出現了呢?太神奇了吧?我告訴你,連若冰都沒有感覺到你消失的那一段時間的存在,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對了,還有,你身上套著的那個盒子是什么東西?你們制器師都這么厲害?”韓子明非常好奇,接連問出問題,似乎已經忘記了就在剛才,還被一場大雨給拍了。

    “我說老韓,你就不等先等一下,要問也是我先問,你先一邊思考一會,要先解決我的問題。”因為剛剛用了偏法,所以李毅的身上還有一些后遺癥,但是也顧不上這些了,李毅也是有很多疑問等待著解答。

    或許是因為有驚無險并且試驗成功的效果,李毅現在的心情很不錯,所以笑呵呵的一臉諂媚的轉頭看向了若冰,然后用著很是難以形容的聲音說:“若冰姑娘,你剛才說是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變成是我了呢?太不可思議了吧?我感覺你應該比我快上一些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給我講講!”

    若冰看了看自己前面這兩個似乎有些不正常的男人,然后搖了搖頭,在兩個人期待的目光中,什么話都沒有說,就又開始了閉目養神。

    **裸的無視,這是**裸的無視的態度,李毅在心里面這樣對自己說著,“不行,這樣無視我,我一定要指出她的錯誤,這簡直就是對人的侮辱么。”

    李毅朝著韓子明使了一個眼色,示意韓子明出聲相助。

    韓子明不知道是什么樣的一種心態,居然也選擇了對李毅的目光視而不見,似乎是在表達剛才對于李毅不回答自己問題的不滿。

    李毅今晚的表現的確是有一些反常,這樣的反常,表現他特別活躍放松的心情上,其實這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李毅自己也沒想到,第一次就會有這樣的一個相對滿意的結果,除此之外,李毅也算是一個小的死里逃生,在那個時候李毅的狀態是可以支持他絕對的冷靜,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有那么一點點刺激,一點點自我的崇拜感加上一點點的劫后逃生的感覺,讓李毅現在處于一種相對亢奮的狀態。

    “咳咳,那個若冰姑娘,你也知道,我是……我是你們遺忘部落的名譽長老,不是說長老的命令是僅僅次于族長的么?所以,你看看,我說讓你說一下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你一點反應都沒有。”李毅開始嘗試用別的辦法讓若冰說話。

    但是若冰依舊沒有搭理李毅,開口的是韓子明,“李師,是你自己說的,不用把你當做長老的,讓我們叫你李師就好,所以別用長老的身份命令我們,我們不吃這一套,哼……”韓子明似乎也摸清楚了李毅的脾氣秉性,隨意半開著玩笑對李毅這樣說。

    “老韓,你給我閉嘴,你不想知道我這是怎么一回事了?安靜一會!我這半正事呢!”李毅再一次反駁了韓子明,然后突然皺起眉頭,似乎在思考著什么一般,停了一小會,然后才開口說:“若冰,其實這些事情本來你講不講也沒什么的,但是,你也知道的,我在做試驗,所以,細節很重要,所以……”

    “停,既然是這樣,你早說不就得了,至于東扯西扯么,剛才的確是你殺死的影虎,你拋出來的那把暗器上應該是抹上了毒藥的吧,而且正好命中了影虎的脖頸的部委,比我要稍微快上一點點,所以我才說,是你自己殺次的影虎。”若冰用著概括性的語言為李毅解釋這些事情。

    “真的么?這也可以,運氣運氣,呵呵,其實出手的時候我就有一些把握,而且我也算準了時間的!”李毅聽完若冰的解釋以后,似乎對自己剛才的表現更加的滿意。

    若冰白了他一眼,然后才又說:“雖然是這樣,但是你知道我為什么還要補上一劍么?”

    李毅的眼睛轉了轉,但是還是不知道為什么,心里也才開始問自己:對呀,若冰可定不是那種吃飽了撐著的人,她為什么要補上那一劍呀?因為不知道答案,所以李毅很配合的搖了搖頭,然后看著若冰,等著回答。

    誰知道若冰壓根就沒有想給李毅解釋的意思,再一次無視李毅望過來的目光,繼續閉上雙眼,開始了他自己的閉目養神。

    李毅一臉愕然,但是卻什么話也說不出來,因為他真的不知道應該再怎么開口。

    韓子明這時候微笑的看著李毅,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后說:“問我呀,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問我我就告訴你!”

    李毅白了韓子明一眼,但是天生似乎有了一顆好奇心的李毅在堅持了一小會之后,還是開口說:“老韓,別賣關子了,我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這就對了么,李師,你早問不就完事了么,我不就早告訴你了么,唉,真是的,和我還這么客氣,那好,原因是……,你看,要不你先告訴我一下我問你的那個問題,然后我再告訴你!”韓子明一臉的奸詐。

    “不行,你先說!”李毅一口否決。

    “你先說!”韓子明也是半步不讓。

    “你先!”

    “你!”

    突然間兩個人同時閉上了嘴,一點聲音都沒有,而且似乎都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因為他們倆感覺到了有殺氣在這狹小的空間內彌漫,兩個人同時轉身看向了若冰。

    若冰帶著極度不滿的眼神掃視了兩個人一眼,看見兩個人示意會安靜下來以后,才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李毅和韓子明幾乎同時長出了一口氣,對于若冰,兩個人的態度都很一致,那就是千萬別招惹。

    “李師,你快點說吧,我可告訴你,這森林里的雨夜未必太平,等一會你想說的話,沒準我還沒時間了,所以,快點說,別耽誤時間了。”韓子明壓低著聲音對李毅說道,這樣的壓低聲音只是一種姿態,畢竟如果若冰想聽到的話,就算是他壓的再低也是無濟于事。

    “行,我說就我說,那個盒子,是我用制器的手段制作出來的一件幻器,功能么,你們也看見了,就是可以隱去形跡,和周圍完全保持一樣的狀態,所以說剛才其實我一直都在那里,只不過是你們看不見而已!”李毅認真的說道。

    “那怎么也探知不到?”韓子明繼續問著,兩個人一定注意不到,若冰也在聽著兩個人的討論。

    “稍微加了一點改變,元力本來就和幻力有共同之處,所以探知不到很正常,不過我還是不明白,你們后來是怎么現不對的?還有那只影虎,它也現了!”

    “聲音,你在聲音上控制做的不夠好,你要明白,異獸不僅僅是依靠視覺,他們的聽覺和嗅覺也都是很厲害,所以必須要考慮進去!”因為韓子明剛才也聽見了里面汗珠落下的聲音,所以很快就說出了問題所在。

    “那么細小的聲音你們也聽得見,看來我在聲音和氣味上的處理還是不夠,仍然還是要加強。”李毅皺起眉頭開始思考。未完待續。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 股票涨跌怎么看颜色 手机软件有没有可以赚钱的6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 喜马拉雅直播心动女神如何赚钱 北京pk10怎么看号 时时彩组三缩水软件 冠通游戏手机版下载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 赚钱不容易的电视剧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中国彩票官方网站登录 格力电器股票分析报告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倒汁时 福彩开奖号162出现前后关系 股票涨跌幅如何计算 贵州十一选五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