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164

164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呵呵,那個想要我命的人,從此之后,可是不死不休了呢!”李毅臉上露出一種期待的殘忍微笑,遇到這樣的追殺,他心里極為不快,難道要想埃德蒙一樣躲在一個地方不能才出來?肯特家族和天空學院不分彼此,以后在學院里行動會大大受阻,本來還想通過學院貢獻拉近關系,現在看來,最大的威脅就來自學院內部。≯

    追殺可不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李毅最討厭的幾件事,第一,付出和收獲不成正比,也就是虧了,第二,莫名其妙的卷進糟糕的事情里,這也十分不好,不可控制的東西都是不安全的,第二,被強大的仇人追殺,也就是現在了。

    前方出現一片樹林,浮艇刷的沖過去,掀起的猛烈氣流將這片珍貴的百年紅杉連根拔起,連根部附近的泥土都絞碎了,李毅艱難的控制著尾翼,伊莎貝拉將尾翼扭曲后產生的方向偏差匯報給他,借此修正浮艇的航向。

    李毅原本的憂郁摸樣一掃而空,生死攸關的時候,再去想那些什么心病啊,憂郁啊,什么的,只會死的更快。

    坐在空靈上的老者起初的時候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資料上顯示最有可能是藍級探索者的孩子竟然擁有紅級虎鯊級浮艇,而且,這種型號只有海外探索者聯盟的人才可能擁有,這個叫做李毅的小子莫非已經投靠了海外探索者聯盟?就像布魯諾一樣,用自己的天才換取那邊的一席之地。

    不過漸漸的,他現自己的三只紅級靈無法追上李毅乘坐的浮艇,更可惡的是,對方驚人的預判,能將百米之外的攻擊躲過去,簡直狡猾的如同老鼠一樣。

    “此人一定投靠了海外探索者聯盟,就算我殺不掉他,也可以回去稟報給學院高層,將這個叛徒除去,到時候學院會派出一支全由紅級探索者組成的小隊去滅殺他!那可是上天入地都逃不過了!”心里雖然這么想,卻不太痛快,讓弱小的敵人溜走,沒能完成任務還要被尤彌爾大人責備,在紅巖城邦蹲點了很長時間,卻一無所獲,想到這里,讓自己的靈加快了攻擊。

    李毅在顛簸的浮艇里身體也開始不適,勉強喝了一點檸檬汁混合暈車藥,換成阿爾杰駕駛,而安德路早已臉色蒼白,昏了過去。

    浮艇越過一片湖泊,掀起的大浪將岸上一個釣魚的老者沖飛出去,倒插在河灘上,生死不知。前面是一片丘陵地區,浮艇在山丘之間碰撞,度明顯慢了下來,身后的追兵也漸漸逼近。

    紅級的空靈開始了氣流干擾,一片弧光灑下來,地面的亂石和泥土被平整的切開,一片狼藉。

    “氣流塌陷!”紅級初階空靈率先逼近浮艇,它的身上忽然涌起狂暴的靈力,要釋放靈術將進入射程的浮艇擊毀,只見空氣一陣扭曲,地面忽然向下塌陷數十米,被壓成鐵板一樣堅硬,而浮艇也嵌入泥土中動彈不得。

    “好樣的,看你還往哪里跑!我最討厭拼命逃竄的獵物了,明明根本跑不掉,卻要進行無意義的掙扎,我是多么想見到你在絕望中等待死亡的面孔啊!”灰袍老者眼睛里流露出殘忍的光芒來,又有一種滿足和期待,自己蹲守那么多天,終于逮住獵物了。

    “轉換成地下行駛模式。”李毅命令道。

    嵌在底盤上的大型靈力回路一下子爆出土系靈力,將泥土融化,在泥土中穿行如飛,而灰袍老者措手不及,被浮艇一下子拉開了距離。

    “你最好不要讓我抓到你,狡猾的老鼠,一旦被我抓住,我要活活剝下你的皮,我會的!”他氣急敗壞的喊道。

    雙方在打消耗戰,李毅倒是不心疼紅級靈晶,這東西他現在很多了,都不愿意去清點,而灰袍老者的三只紅級靈在持續消耗靈力得不到補充,局面一下子僵持住了,不過灰袍老者被激起怒火鐵了心要追上李毅,將他折磨致死。

    “該死的,頭兒,那個老東西在后面窮追不舍,怎么也擺脫不了,你快想個主意把他干掉吧!我們在外面忙碌了半個月,本來要回來休整一下,歇一歇,誰知到遇到這樣的爛事,又要拼命了。”費爾德抱怨道。

    “我也沒有什么好主意,實力相差太大,能逃跑就已經不錯了,如果撐過幾個鐘頭,我們就有可能回到碰到湯姆的地方,讓他解決這個灰袍老頭。”李毅頭痛的要命,把大蒜切片貼在太陽穴上,雖然這樣效果不大。

    紅級這個量級的破壞力是恐怖的,浮艇經過一座城邦,先將城墻撞碎,然后筆直的沖過主干道,不知道死傷多少人,那些僥幸存活下來的傷者也被隨后趕到的紅級靈撕成碎片,它們急前進產生的氣浪就足以把這些**凡胎粉碎。

    身后一片狼藉,就像被流星雨光顧,一地的坑坑洼洼,前方又出現了一座高山,阿爾杰猛的轉彎,擦著山腳向著北方駛去,這個時候尾翼已經自動修復好了,浮艇的金屬上有自我復原的靈力回路,只要深處的回路不被破壞,補充紅級靈晶便能復原。

    一道橫掃過來的藍色射線將整座高山攔腰切斷,大片的碎石和整塊的山峰落下,又是一陣驚心動魄的躲閃!

    其中一塊巨大的巖石,上面還長著一顆松樹,一下子砸中了浮艇的右側,不過被急行駛的浮艇撞碎,李毅即使在安全軟座上也感受到巨大的沖擊,終于忍不住吐了出來。

    “該死的震動!把那些杯子和細小物件都收起來,大塊的家具收進柜子里。”李毅心情越來越糟,大規模的規避動作,自我修復都要消耗大量紅級靈晶,這樣燒下去,他也會心疼的。

    “頭兒,萬一回到原來的地方,那個叫湯姆的又不在,我們該怎么辦?”費爾德忽然問道。

    “那么我們就開著浮艇回頭和他們互撞,你手持朗基努斯之槍,在浮艇前端開一個洞,借助沖撞的力量殺死他們,不過這很不保險,萬一對方直接用靈術遠程摧毀這艘浮艇而不是正面相抗,我們回頭等于自尋死路,”李毅也有些擔憂,“不過好消息是對方的靈力也在消耗,總有筋疲力竭的時候,而我的紅級靈晶還很多,真心疼啊,紅級靈晶可不是那么容易獲得的,現在雖然不怎么需要,以后你們成為金級,紅級靈的時候就有用了。”

    “唉,頭兒,現在被干掉了,就沒有以后了。”費爾德難得聰明了一回。

    “我想起來了,這絕對是艾倫搞得鬼,故意讓他的反對者知道我的存在,那些人一定以為艾倫把我當做秘密武器培養,現在要扼危險殺于萌芽之中!”想通這個關節,李毅氣得直咬牙。

    不久,一片水汽撲面而來,是河水湖泊特有的水藻和潮濕泥土的味道,以及淡淡的魚腥味。

    “好,水里可是浮艇的天下,伊莎貝拉,用范圍感知把地形反饋過來!”李毅大喜。

    這是東北方的一片名為科納的湖泊,占地數千公頃,煙波浩渺,從凌晨時分就飄蕩著霧氣,到了中午才散去,雨水充沛,當初李毅經過這里的時候還希望在上面泛舟釣魚,住在一葉扁舟中,一星燈火伴殘生,現在哪里還顧及什么意境,什么美景,浮艇粗暴的把那些蘆葦沖散,在寧靜的水面劈開深壑,攪得雞飛狗跳,一群羽毛灰黃的野鴨尖叫著從水草間竄出來。

    “凝水術!”紅級水靈一進入湖水,忽然釋放出靈術將普通的水改變結構,變成冰一樣的固體,水底的魚兒,蟹,都凍結在水里,李毅的浮艇也被固定在水面上!

    巨大的沖擊力將冰塊粗暴的撞碎,但這短短一瞬的阻礙就拉近了他們的差距,空靈和水靈從兩邊包抄過來,和后面的巖靈形成三角形的包圍圈。

    老者得意洋洋的揮手,準備下令摧毀浮艇,忽然,這艘全金屬外殼的黑色虎鯊級浮艇底艙打開,幾個有高靈力反應的物體潛入水中。

    “哼,想逃?一個區區綠級探索者想從紅級探索者手里逃脫?你不覺得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嗎?”他下令重新凍結水面,要讓逃進水里的李毅等人全部在封閉的水里窒息而死。

    突然之間,浮艇重新動,瞬間加到最大,船艙也出不堪重負的吱嘎聲,空氣里卷起一圈白色的氣浪,一下子脫離了包圍圈!

    “真刺激啊!差點就被捉住了,還好頭兒早有準備,那幾個用木頭制成的人偶只是在里面放了一些偽裝成綠級靈的靈具而已。”費爾德贊嘆道,剛才那一瞬間他都以為自己死定了。

    “一切都在計算之中。”李毅忍著頭痛,想著脫身的方法。

    “頭兒,還有半個鐘頭,就可以回到原來湯姆在的地域,不過后面那個家伙已經不計任何代價了,我覺得我們很難撐過這半個鐘頭...”伊莎貝拉稟報道。

    “嘿,說的什么喪氣話,不就是半個鐘頭嗎?我們都已經逃亡了四個鐘頭了,再說,頭兒一定可以想出對策!”費爾德十分不滿意。

    “我只是說一個事實而已,你用不著這么激動,而且你也要揮作用才行,不要在這里嘰嘰咕咕的好討厭!”

    “她說的對,不要把紅級靈想象的太簡單,那個老頭估計現在徹底憤怒了吧。”李毅通過潛望鏡觀察老者的表情。

    灰袍老者遲疑了一會兒才現在水里的其實是幾個人偶,他被自己的靈力感知給欺騙了,“竟然敢耍我?!今天要是讓你逃跑了,把這件事傳出去,我的顏面何在?”他本就枯瘦的手指勒得青筋暴露,就像患了靜脈硬化的疾病。

    水靈忽然將巖靈向前拋去,接著空靈一道靈術打在巖靈的身上,借助這股沖擊的力量,巖靈猛的加,紅級靈都能憑借自身的能量在空中飛行,一般水靈和巖靈都習慣于水遁和地遁,這樣借助水和土的力量可以行動更加迅,就像是在主場作戰。

    這只巖靈一下子過浮艇,地面隨著它的到來涌起幾塊方形的石碑,死死的卡住浮艇,不過這只是一瞬間,浮艇很快會轉換到土遁狀態,從容走脫。不過真正起效果的是巖靈撲在浮艇上面,死死的抱住。

    “伊莎貝拉,報告位置。”感受到浮艇猛然一沉,李毅眼皮都沒有動一下,冷靜的問。

    “三點鐘方向零距離接觸。”伊莎貝拉回報。

    “費爾德,用朗基努斯之槍,從船艙內部刺殺!”他果斷下令。

    十米長的神槍本身就很難在寬和高度五米的船艙里放開,所以一從空間戒指里出來就刺破了天花板,費爾德一橫心,揮動神槍,槍尖一下子拉開紅級金屬的艙頂,無堅不摧,從巖靈的腹部劃過,粉碎的意志爆開來。

    “還差一點,這只巖靈太厚實了!魯伊曼銀弩!”費爾德收起朗基努斯之槍,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把銀色的弓弩,嗖的一箭,一道金色流光穿透巖靈的殘軀,一只飛向天空,只見一點金色的光芒爆開,天上的陰云被攪散開一個大洞,明亮的月光灑了下來。

    “很好,全動浮艇!”剛才的一幕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水靈和空靈由于先前的配合,被反作用力影響,此時距離巖靈尚且有一段距離,無法立刻施行有效的救援,只能看見一同戰斗多年的同伴死于非命,頓時目眥欲裂。

    “啊呀呀呀!恨啊!該死的小子!我一定要活活的剝了你的皮,把你釘在十字架上!”灰袍老者瘋狂了,噴出一口逆血,自己一下子損失掉三分之一的實力,甚至都沒有弄清楚生了什么!

    原本完全密封的船艙裂開一道口子,風急的灌進來,李毅差點沒被強大的氣壓吸出去,還好這次費爾德揮的極為漂亮,在攻擊的同時用三維盾固定住了李毅和安德路的身體。

    “怎么樣?誰說我什么都不做只會說話?”費爾德的得意洋洋的對伊莎貝拉說道。

    “那個杯子,應該是上個大破滅之前的時代遺留下的,沒想到頭兒從神跡里帶出來就一直在用了。”伊莎貝拉好像沒有聽他的話,自顧自的說。

    “哼!”費爾德扣出一粒鼻屎,準備擦在伊莎貝拉腳下,誰知到自己眼前一黑,然后就掉進無窮的深淵之中了,他慘叫著雙腿軟,被幻境折騰得死去活來。未完待續。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 手机股票软件 牛牛规则 贵州11选5推荐号码 甘肃快3开奖47期 极速飞艇彩票官网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规则 炒股如何开户 买竞彩赚钱 325经典版下载 网易分分彩走势图 梦幻109带74级号抓鬼赚钱吗 蓝球走势图蓝球走势图2 能靠画画赚钱么 qq分分彩怎么玩 大话五开刷职业赚钱吗 过滤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