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121

121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可是大哥,我們不也出了力,怎么就拿這么一點?我們三個人才分了三成,而且你的妻子美狄亞,你難道不照顧她了?”那個男人的語氣略微有些失望,他瞅了瞅一直低頭沉默不語的女人。710w w

    “如果你揮了和我一樣大的作用,我肯定把這七成分給你,毫無怨言的和其他人分剩下的三成,”領有些不耐煩,“能者多勞,所以多得!你不懂嗎?”

    “可是,可是上次截獲高純度紅晶的那次,朱尼奧爾的功勞最大,你也只分給他兩成,你獨占了六成,讓我和美狄亞分剩下的兩成。”

    “因為我是領!”為的拿人忽然停下腳步,和那人面面相覷,語氣咄咄逼人,“你要是不服,可以挑戰我,我可是貨真價實的金級探索者,你不過有一只金級初階的罷了,你當你是誰?”

    “好了,凱文,與其浪費時間爭執,還不如趕緊離開這片地方,圓角哥達獸群追上來就慘了。”名叫美狄亞的少女語氣輕柔,帶著一種美妙的磁性,她把頭靠在領的懷里,安慰他說。

    “哼,只是有些人很不知趣,以為自己很了不起,真想給他一個教訓!”凱文冷笑一聲。

    走在最后的那人眼睛里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陰冷,不過,當美狄亞乘著擁抱凱文的時候回頭給他一個幽怨傾慕的眼神,他的心立刻火熱起來,仿佛被魔鬼挑動,一點血紅從眸子深處涌現。

    就在這四個探索者走后不久,另一伙人也踏上了這片雪地。

    原本在地上爬行的幾頭冰熊紛紛直立起來,觀察地面上的腳印。李毅沉思道:“三男一女,四個。從殘留的靈力來看,有一只金級中階的空靈特別強大,其余還有六只金級初階的靈,很難對付,我們正面遇上只有逃跑的份。還不知道能不能跑掉。”

    “不用擔心,我們只要跟在他們后面,不停的給圓角哥達獸群提供航標,讓他們火并去!”費爾德原本還想和對方干上一場。可是實力過于懸殊,打消了這個念頭。

    四人組合還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他們挖了一天的洞,又奔逃了數十里,早已疲憊不堪。看看天色漸晚,四下尋找到一處避風的山坳,在那里筑起冰屋,領凱文和他的妻子居住一室,而另外兩個男人住在隔壁。

    冰屋里升起火,他們把一種橙黃色的油脂點燃,火焰噗噗的升起來,屋子里的溫度也急劇升高,直到和平常人家的室溫相差不大。

    先前走在最后,向領問的男子卸下厚重的防寒服。露出白色的大衣,他在地上鋪了一層稻草,再墊上厚實的羊毛毯子,雖然在野外,到也能舒舒服服的睡一覺。

    “朱尼奧爾,你甘心么?”遲疑了一下,他還是壓低了聲音問。

    “甘心什么?弗洛倫斯奧你有什么話就明說。”這個叫做朱尼奧爾的中年男人有一雙灰色的眼睛,鼻梁修直,看上去成熟穩重,處變不驚。

    “哼。不要裝蒜了,凱文這樣對待我們,你早就心懷不滿了吧?你還在猶豫什么?和我一起干掉那個家伙,他的財富我分文不要。我只要美狄亞。”弗洛倫斯奧從靴子里面抽出一把匕,目光兇狠,如同一匹惡狼,他解開牛皮腰帶,把匕在上面磨光,又用拇指試了試。鋒利無比,他的瞳孔都擴張了,殺意難忍。

    “你別干蠢事,凱文拿那么多是因為他實力強勁,如果不是他,我們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而且跟著凱文就算分的少,也比過去賺的多,你不明白嗎?凱文他是金級探索者,他配這個價格,你想干掉他,無非是看上了他的老婆,我是不同意你這么做的。”朱尼奧爾臉色一板,十分正直的說。

    于此同時,隔壁的冰屋里,美狄亞把火撥旺,脫下防寒服,露出嬌小的身軀來,凹凸有致,她小心的撫平熏香的絲綢長裙上的皺褶,五指白嫩細長,指甲剪的很短,涂了粉色的指甲油。

    “呼!”她偏著臉,向手心里呵氣,臉也變得紅潤好看,不得不說,她是個面容姣好的少女,眼睛很大,如同蒙上一層水霧似的,叫人看了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憐惜之情,皮膚白皙柔嫩,帶著少女特有的紅暈。

    “哼,弗洛倫斯奧竟然敢當面沖撞我,這個家伙膽子越來越大,眼神里竟然有毫不掩飾的殺意,真當我不敢殺了他?這個雜碎,別讓我逮住機會!”凱文捋起袖子,拿著一大塊海豹肉在火上烤著,惡狠狠的說。

    “阿凱,這種人就像是毒蛇一樣,一天留在身邊就一天不安穩,你不如拿一只杯子,反扣在墻上,聽聽隔壁在談些什么,要是他們密謀設計你,你不是有借口了么?”美狄亞拿出一面水銀鏡子,對著自己的臉左看右看。

    “對啊!我怎么沒想到?”凱文聽聞,放下烤肉,從背包里取出喝酒用的方形杯,偷聽起來。

    于是,弗洛倫斯奧和朱尼奧爾的對話完全落入他的耳朵。凱文氣的牙齒抖,他像一頭被激怒的獅子一樣,來回走動幾下,終于怒吼一聲,沖到隔壁。

    “弗洛倫斯奧!你居然想殺死我,然后強占我的妻子,好,很好,今天我們兩個只能有一個活下來!”凱文忘了穿上防寒服,凍得直哆嗦,他看了一眼另外一個同伴,“朱尼奧爾,你不錯,我很看好你,和我一起殺了這個叛徒,我們以后的合作會更加穩固。”

    然后他急急忙忙的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了,戰斗有三只金級靈,完全沒有懸念的虐殺。

    外面傳來弗洛倫斯奧的咒罵聲和凱文那只金級中階空靈“雀棘飛龍”的尖利叫聲,靈力亂涌過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靜,鮮血的味道慢慢在空氣里散開,被晚風吹到很遠的地方。

    “竟然打我的主意,真是找死!今天卻是清除了這顆毒瘤,老婆你真是聰明啊!”凱文摸著自己兩撮毛茸茸的金色胡須,沾沾自喜。

    “你殺了他,我們在冰圈里不就缺少人手了么?不過他這樣的人,遇事不出力,有危險跑的最快。要他何用?”美狄亞聲音甜美,即使是斥責,語氣也很綿軟的,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尤物。

    “你說的太對了。就算我們三個,也可以捉到幼靈,憑借我的‘灰眼’,用這種掘洞的方法,還不是手到擒來?”凱文雙臂一振。顯得極為興奮,解決了一個禍患,又和這么美麗的老婆共處一室,他的心里像被貓爪撓了似的,有些迫不及待了。

    吃完烤肉,凱文用冰雪融成的熱水洗了臉和手腳,吐出大口的白色霧氣。

    “親愛的,睡覺吧,已經不早了。”他脫下襯衫,露出成片的金色胸毛和結實的肌肉。

    “嗯。”美狄亞軟軟的答應一聲。這聲音簡直讓凱文骨頭都酥軟了,心中的欲.火灼燒的他大口喘著氣,如同沸騰的鍋爐。

    不多久,一個軟軟滑滑的身體就水一樣流進他的懷里,黑暗中傳來兩個人激烈的喘息聲。

    朱尼奧爾和弗洛倫斯奧的尸體呆在一起,他看見黑夜里死人臉上的青黑色,大張著嘴,如同脫水的死魚,那種不甘和憤怒,是不是有一天也會出現在他的臉上?算了。是人都會死的,能完整的死去已經是奢望,至于老死,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他聽見自己的心在胸膛里有力的撞擊著。現在,隔壁,他們兩個,那個他所不愿意觸及的聯想,讓他緊緊的握住拳頭,忽然抽泣起來。啊覺得自己是那么無助,他的腦海里出現美狄亞和凱文交纏的身軀,他們在接吻,在互相愛撫,探索對方的身體,而他卻無能為力,自己連美狄亞的衣角都沒有碰到過。

    “讓這一切都結束吧!美狄亞,如果你和我說的那些都真的,那么,那么就請你快些擺脫那個男人吧!”朱尼奧爾灰色的眸子里涌出深沉的哀傷,自己心愛的女人在別的男人懷里嬌.喘,光是想著,都像是亂刀剜心,痛不欲生的苦楚。

    “啊!”黑夜里響起一聲半是呻吟半是痛苦的呼喊,朱尼奧爾猛的站起身,他感知到,凱文的三只靈突然之間全部煙消云散,這說明,凱文死了!

    帶著一種迫切的沖動和害怕,他哆哆嗦嗦的推開隔壁的門,一個香軟的身軀忽然撲進他的懷里,接著便是大聲的抽泣。

    “朱尼,朱尼,為了你,我什么也不顧了,我,我殺了他...嗚嗚嗚...”

    “沒事的,沒事的,他死了之后,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我們兩個人了,你安心些吧,不要哭了。”朱尼奧爾覺得自己的心都要飛揚起來,像一只無憂無慮的云雀,自己最大的威脅解除了,阻擋他得到美狄亞的兩塊石頭,都消失了,他們也終于能在一起,這就叫有情人終成眷屬吧!

    點燃火光,融融的油脂香氣驅散了血腥,凱文渾身****的仰面躺著,太陽穴上差著一根銀針,眼睛微凸,朱尼奧爾不忍的別過頭去,想了想,還是把他的尸體扔到了外面。

    屋子里只剩下的他們兩人,美狄亞抽泣了一會兒,走到梳妝鏡前坐下,開始補妝,她特意選了一支淡粉色的口紅。這時朱尼奧爾從后面擁住了她,壓抑不住的喘著氣,連聲音都顫抖了。

    “吻我。”美狄亞察覺到了身后男人的**,她轉過身去,把身體埋進這個有著好看灰色眸子的男人懷里。

    朱尼奧爾嘗到了甜甜的口紅味道,和那柔軟如布丁的唇,然后,他直直的倒在地上,氣息全無。

    美狄亞露出一絲冷笑,不愧是個美人兒,連冷笑都有一種特別的魅惑,她用一塊絲巾仔細的擦干凈自己的口紅,忽然神經質的笑起來。

    “哈哈,這一切,你們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三個愛我的男人,就應該為我而死啊!我是不是一個壞女人?”

    “不,這些東西,都是我的了。”

    就在美狄亞帶著快意和陶醉的自言自語時,一個溫和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誰?!”美狄亞一驚,旋即站起身來,戒備的看著外面。一只金級初階,兩只綠級巔峰的靈護在她的周圍,她的感知范圍是三百米,對方竟然來到距離她一墻之隔的地方,而她卻絲毫沒有感知到。

    “看來,來了一個了不得的幻系探索者,把我的感知完全屏蔽了。一般情況下,探索者會選擇偷襲,但是他卻沒有第一時間下殺手,這個人到底想干什么?難道說,他覺得吃定我了,有所依仗,所以不屑于動偷襲?”美狄亞露出復雜的神色,自己的運氣沒有一直好下去,在順利干掉三個同伴之后,本該拿著他們的財富遠走高飛,卻碰上這么一個潛伏已久的獵人。

    “哎呦,這冰屋倒是做的精巧。”李毅推開門,走進來,他環顧四周,目光落在躺在地上的朱尼奧爾的尸體。

    “你是誰?”美狄亞倒不慌張,她用手捂住胸口的衣襟,問道:“難道要在深夜欺負我一個弱女子嗎?”

    “這是個新奇的說法,欺負這個詞定義太廣泛了,不過呢,你還是收起那點小聰明,”李毅冷笑一聲,“難道要我明說?你們本來是四人的團隊,其中三人已經被你害死了,你不要說自己是無辜的,躺在門外那個倒霉家伙被你用銀針刺穿了太陽穴,你怕他不死,還用力攪動幾下,于是他當場腦死亡。從他赤身和臉上的吻痕來看,應該是和你纏綿的時候被殺害的。屋子里這個皮膚青,牙齦出血,顯然是被毒死的,一看他的嘴唇上殘留的口紅印記——你是在口紅里下的毒吧!不錯的膽量,敢把毒藥涂在嘴唇上,據我所知,男人和女人****的時候都會嘗到口紅的味道,至于你剛才那句問,顯然在挑逗我,什么深夜,什么欺負,呵呵,真有趣!不過多謝你了,殺了他們三個,又把這樣的財富拱手相讓。”

    “你是要不顧道德和顏面,要從我這樣的弱女子手里搶.劫嘍?”美狄亞的樣子,說不出的楚楚可憐,仿佛把世間的委屈全部攬在懷里。

    “你說對了,我不僅要強搶,我還要殺了你!”李毅臉色一冷,使了個眼色,費爾德立刻野蠻的沖過去,啟動極模式,一拳把那只金級初階的冰靈打的昏死過去,接著層層疊疊的三維盾綻放開來,將其余兩只綠級巔峰的靈束縛住,動彈不得。

    “你!”美狄亞大吃一驚,對方三只綠級的靈,她知道他們的實力絕對和等級不相匹配,但沒想到差距竟然如此之大。未完待續。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 主角玩游戏赚钱小说 体彩排列三组三遗漏 百赢棋牌老版本下载安装 福彩中心游戏机 股票行情怎么看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多乐彩74期开奖结果 325游戏棋牌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 多乐彩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融券条件 辽宁十一选五任2遗漏一定牛 山东电视台体彩直播现场直播 申城棋牌2.0官方下载 山西泳坛夺金 可以下载游戏赚钱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