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93.頑固不化

93.頑固不化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多明戈沉默了,這一沉默持續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下定不了決心拒絕或是接受,腦子里混混沌沌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幾次都動了殺心,脖子上青筋畢露,但都被他強忍住了,終于,他長嘆一聲,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量,沙啞著聲音說道:“他們還是孩子,人生才起步,怎么能憑一時的好壞確定他們的一生?也許他們只是沖動無知,即使有些過錯,也不至于收到死亡的懲罰,這太不人道了,太殘忍了,我不知道你為什么看他們不順眼就一定要他們的命,或許你這種人存在的目的就是鮮血吧,但是請別借助我的手干這樣的事,可能你不會覺得有什么,我卻會因此良心不安的。 ”

    “哦,這樣的理由,確實足夠說服你自己了,但是你知道的,不管是否由你動手,這些人都是要死的,他們所犯下的罪已經讓我有借口殺死他們了,哈哈,從某個方面來說,我還真是一個惡魔,隨心所欲的踐踏別人的生命,礙眼的東西一定要消除掉,就像使徒們所做,哈哈,你大可以告訴那些人我的目的,不過呢,這些人是不會相信你的。”李毅覺得這個叫做多明戈的大鼻子無趣且不識抬舉,逆來順受,好不容易有了解除危難的機會卻不珍惜,竟然還編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欺騙自己,真是荒唐。

    “什么?不管怎樣你都殺死他們?你!你這個殘忍的劊子手!”多明戈驚呆了,他連滾帶爬的跑到阿爾達納面前,把他從李毅口中聽到的話全部復述了一遍,那汗流浹背,氣喘吁吁的樣子顯得可悲又可憐。

    “放屁!你瘋了?”貴族少年再也忍受不了多明戈,他不知道對方編造這么一串明顯是謊言的話有什么意義,唯一能解釋的就是他腦子有病,而且病的不輕。

    這次釘了鐵掌的馬靴直接踹在多明戈的膝蓋上,顯然對方想踢斷他的腿,但是由于力道不夠,只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血肉翻涌,露出白森森的骨頭。

    “滾!”喬納斯一拳打在他的顴骨上,他頓時眼冒金星,事了阿爾達納還走到李毅身邊向他道歉,“這個瘋子整天的神經病,腦子里全想的是錢,不要介意他的舉動。”

    “看得出你也受不了他,我倒是無所謂,沒想到這世間還有這種人,真是長見識了!”李毅不冷不熱的回答。

    現在,他們又恢復到剛才并肩行走的狀態,李毅拍拍多明戈的肩膀,說道:“被骯臟的鐵片劃出的傷口會感染破傷風和壞疽,破傷風會引起骨髓感染導致肌肉萎縮,死亡率是一成到四成,壞疽是傷口**導致菌類生長,引全身性中毒,死亡率也極高,你看,這些人非但沒有把你當人看,還一心想要置你于死地,哼哼,這就是這些人的本性啊,你在遭遇了如此的傷害之后還堅持自己的意見嗎?”李毅看了看他腿部的傷口,問道。

    “我不會向惡魔妥協,你再怎么逼迫我都沒用的。”他依舊拒絕了李毅的好意。

    “這個多明戈還真是頑固不化,麻木到了這種地步,本來我還想要拯救他,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那么就按照原計劃進行吧!”李毅心想。

    蒼絨蕨是一種蘊含靈力的藥材,長有柔軟的鋸齒形葉片和和多.汁的塊莖,如果不是色澤灰,倒是有一點想萵苣,它們蘊含的靈力十分溫和,探索者通常用它們喂養幼靈。阿爾達納,喬納斯等人來這里的目的就是采集它們,這是學院的期末作業。

    “我已經曠課幾個月了吧?如果有校規的話,我肯定要被開除。不,我是假裝被迪曼特迪斯殺害了,唉,那幫老師會不會把我列入學院死亡學生的名單呢?理事長不可能不知道,這倒不必擔心,安德路和狄奧尼索斯不知道在那邊怎么樣了,有安德路這個老奸巨猾的家伙在...不會出什么問題的,不知道學院會不會舉行什么大型的活動...錯過就可惜了。”李毅對身邊那個家伙失去興趣之后,正在胡思亂想。

    喬納斯一行人運氣相當的好,原本并不容易現的蒼絨蕨竟然在短短半天時間收集了大半定量,此時陽光也逐漸透過森林,驅散了早晨的薄霧和涼意,到了正午時分。

    “太棒了,本來還以為要在這里搭帳篷過夜,以現在的采集度,天黑就能回去了!”喬納斯踢開一塊石頭,高心的說。

    眾人在一條小溪邊停下,本來,多明戈要去溪邊清洗傷口,但是他們將他趕走了,怕他污染水源,幾個女孩歡快的在水里洗手,掬起澄澈清甜的水飲下,一下子洗去了旅途的勞苦,變得光鮮靚麗起來,這讓那兩個貴族少年曖昧的動手動腳,伴隨著一陣陣嬌笑,幾個平民少年也在一邊起哄,場面非常熱鬧。

    多明戈沒有被這樣的歡快氣氛感染,他腿上的傷口已經很嚴重了,銹蝕骯臟的鐵片粗魯的撕開皮肉,留下大量鐵銹和泥土,在加上長時間的跋涉,淤血,細菌,汗液,都會釀成致命的后果,如果能得到潔凈的水清洗傷口,還有可能防止炎癥和感染,但是喬納斯一伙根本不讓他接近溪水。

    他在痛苦和無奈中漸漸涌起怨恨的念頭,“呵呵,這些人,也許根本不拿我當人看吧?那些蒼絨蕨,有一大半是我現的,你們一路上吃著點心,唱歌,哪里有心思去找這些和苔蘚的顏色接近,非常難以尋找的東西,可現在,我連一點水都得不到!”

    “你的傷口看起來很嚴重,要不要一點水和藥物?”李毅走過來關切的問他,手里托著一只大木杯,里面盛著清潔的水,另一只手里則拿著繃帶和帶著藥香的膏體。

    “這,真的可以給我?”多明戈瞪大了眼睛,甚至不敢去接,他不相信李毅會這么無私的幫助他。

    “當然不可能,哈哈,你忘了我之前說過的話嗎?我討厭不勞而獲的人,想要得到這些能救你命的東西——干凈的水和藥物,就要付出代價。”李毅并不著急,他不認為有人能逃脫他的掌控,意志再堅定的人都有軟肋,他想要洞察人類的心理,深入的了解這一種族,所以就需要試驗品,眼前便是很好的一個。

    “我不殺人!也不會和惡魔做交易!”多明戈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即使腿上的傷口非常嚴重,一旦感染蔓延,最輕也是截肢,但是他仍然拒絕做些讓他良心不安的事情。

    “是嗎?我這次不要你殺人。”

    “那么你想干嘛?只要不害人,我都答應你!”多明戈眼睛一亮。

    “這里有一瓶白色粉末,你拿著,倒在溪水,就可以了,白色粉末是沒有任何毒性的,這總可以了吧?我想讓你習慣于和我交易,這只是個形式。”李毅手中出現了一根塞住的試管,里面盛著從老巫醫手里買來的白色粉末,單單白色的,還沒有毒性。

    “這是什么東西?”多明戈有點搞不懂李毅的話,既然無毒無害,那么投放在水里他想要干什么?

    “啊,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不過,保證無毒,不信你看?”李毅拔出塞子,伸出食指在里面沾了一點,放進嘴里,拿出來的時候,指尖的粉末已經不見了,他咂咂嘴,聳聳肩,說道:“味道還不錯,我不是說了嗎?這只是一個形式,讓你有了和我交易的經驗,先給你嘗一點甜頭,是以后合作額基礎。”

    遲疑了一陣,多明戈現李毅嘗過白色粉末后沒有任何不適,就接過試管走向溪水。

    “去放在里面,對,就這樣,他們看不見你的,放心。”李毅指揮著,伊莎貝拉是高明的幻術大師,喬納斯等人根本看不見多明戈在水邊的舉動。

    做完這一切,這個大鼻子順利的拿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忍痛清理了傷口,扎上繃帶,火辣辣的疼痛和麻癢逐漸被清涼代替,他臉色依舊蒼白,不過明顯安詳了許多,回過頭對李毅說了聲謝謝。

    “真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天真孩子,竟然都沒注意到我伸進試管里的是食指,放進嘴里的是中指。”李毅冷笑著,對方和他想象的一樣,把白色粉末倒進溪水。完成了這筆交易。

    “我們來露營吧!”一個平民少年建議道,這個建議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他們要在秋季松軟的枯草上攤開桌布,然后整齊的排開籃子和盤子,放上魚子醬,鵝肝和一些珍貴的食材,這些對于探索者來講只是普通的食物。

    “你看,他們在高興的吃那些美味,但是沒有你的份,他們在慶祝豐富的收獲,卻忘記了你才是最大的功臣,有些人就是這樣無情,你想要和他們好好相處,他們便毆打,辱罵你,把你當成畜生,厭惡你的存在。而有些人對你就很好,比如我,我給你機會,即使你沒有接受,但也不能否認我的好心,我變相的幫助你,讓你免于傷口感染的危險,你可以認為我是一個惡魔,但是你仔細想想惡魔它們干了什么事,它們是為了破壞這個世界的秩序,毀滅美好的,讓邪惡和罪孽永存,惡魔的行為不是為了任何利益,它們只是想看見這個世界燃燒。我是這樣的人嗎?我只不過是想要讓人的理充滿美德,讓他們有自己的尊嚴并為之戰斗,或許手段有些殘忍,非人道,但目的是好的,你可以稱呼我為黑暗騎士,但是絕對不可以再叫我為惡魔了。”李毅慢慢的引導他,讓他接受自己的思想。

    “或許你說的是對的,他們這些人,的確不會給世界帶來任何益處,看他們的父輩所做所為就知道了,無非是壓迫弱者,用骯臟的手段獲取財富,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子女,耳濡目染之下,也變得殘忍,沒有人性起來。”多明戈心里有了動搖,李毅不管怎樣,救了他的命,但是那些人卻在不斷的傷害他,想置他于死地,如果再辱罵李毅為魔鬼,他就真的連畜生都不如了。

    “很好,這個大鼻子看來還是值得救贖的,就這樣,慢慢的被我引導,讓你的思想達到另一個高度,不再局限于苦難的生活,不再認為自己無能,只能茍且的活著,而是現自己存在的價值,珍惜自己的生命,我真是太偉大了!”李毅情不自禁的想。

    “你只是想達到自己目的而已,有什么偉大的?自以為高高在上就能掌控一切,本來很簡單的事情非要弄的這么復雜,是你的虛榮心吧?”他的耳邊忽然傳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好吧,伊莎貝拉,雖然你很聰明,但并不是人類,有些微妙的情感你是不理解的,人這種東西就像一杯充滿化學物質的液體,不管是外界的刺激還是內在的反應都會生劇烈變化,很奇妙不是嗎?”

    “那么你想要得到什么呢?了解這些變化的過程嗎?”

    “不僅僅是,我要想知道,怎樣才能讓這些化學物質爆炸!你看過爆炸嗎?嘭!向四周飛濺,一切都毀了。”李毅高興的說。

    “你真是邪惡!”

    喬納斯走過來邀請李毅一起進餐,李毅愉快的答應了,很快,他的幽默談吐和優雅風范就得到了這些人的認同,他謙和,有禮貌,學識淵博,讓那兩個貴族子弟自愧不如卻不嫉妒,氣氛營造的很好。

    多明戈看見李毅仿佛融入了這些人中間,心里難免落寞起來,孤獨無助又籠罩了他,他想要擺脫這樣的感覺,于是去四周轉轉,看能不能找到蒼絨蕨的蹤跡,好像這是他唯一存在的理由。

    運氣不錯,他在不遠處的草叢中現了一顆,正當他準備用木柄小刀齊根切下來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他上方,腥風撲面!

    “啊!”他尖叫一聲,翻身跌坐在地上,仰頭看見,一只足足有房屋大小的黑色巨型蜘蛛正盯著他看,那一瞬間的震撼竟然把他嚇呆了,心臟猛的抽搐,仿佛要昏死過去!這只蜘蛛是一只綠級靈,它悄無聲息的接近,喬納斯等人竟然沒有感知到這近在咫尺的威脅!不是他們的靈力感知太低,而是伊莎貝拉蒙蔽了他們。

    蜘蛛八足,覆蓋著厚厚的黑色硬毛,如同長針,它是一只毒靈,綠級低階,古怪的口器里密布尖錐形的釉質牙齒,中空,牙尖有小孔,連著毒腺,如同注射器一般,一旦咬住獵物便會迅注入毒液,它的腹部橢圓而尖,覆蓋著三角形的甲片,尾部是一個蓮蓬裝的噴絲口,不同于那些和園丁打交道的圓網蛛,每天蹲在網中央等待獵物,而是像那些在瓦礫間跳躍,捕捉昆蟲的兇惡狼蛛。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 内蒙古十一选五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航海世纪 双开快速赚钱 海南飞鱼彩票注册 天津11选5走势图 最新规律公式一肖中特 老k棋牌安卓 下载欢乐斗地主免费版 865棋牌官网下载 itf女子网球比分 ewin棋牌网站 北京快乐8预测网 赚钱宝跑分支付宝 彩票复式组合器 平特精版料图库2018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 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