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恨嫁伴娘

第一百六十八章 恨嫁伴娘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每年的春節前后,是一個婚禮密集的季節。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城里人結婚辦喜事總要弄個車隊游行下,才覺得氣派。每當有人舉辦婚禮,各顯神通呼朋喚友尋找轎車那是婚禮籌備中的重要一環。這股風尚還影響到周邊的鄉村,成為舉辦婚禮的標準程序。婚禮那天,因為沒有那么一輛花車出現,或者花車的檔次不夠高,新娘子鬧著不出門的糗事已經不是一件兩件。

    這個時期,私家車沒有多少,而且大多數檔次較低。車身顏色也是五花八門,不成格調。花錢租車吧,滇中這種城市還找不到地方租中高檔次的轎車,只能租到微型面包車之類車輛。有關系,面子夠大的那些人可以從單位上借用公車,一般人就不要考慮了。

    在這個私家車鳳毛麟角的時期,擁有一輛帕薩特轎車的祁景燾經常幸福地成為他那些老同學、老朋友們婚禮中的重要角色——婚車車夫最適合的人選,經常出車或者人車并出,為他那些老同學、老朋友們的婚禮幫忙充當婚車駕駛員。誰讓他那輛帕薩特檔次不高不低,正符合充當花車的標準。

    人都有各自的朋友圈子,同學圈子自古就是一個特殊的圈子。祁景燾和蘇敏這對高中時代同年級老校友情侶的事,在他們的同學圈子中已經流傳開來。

    現在,他們那些那些陸陸續續結婚的老同學們發請柬時,都已經把他們倆合起來寫一張請柬。他們倆算是提前享受雙福的夫妻待遇了。自然而然,他們倆的同學圈子也逐步交叉融合為一個更大的同學圈子。祁景燾這位突出的擁有私家轎車的同學任務更重,需要參加的婚禮更多。

    又參加完一場老同學的婚禮歸來,這次是和蘇敏要好的初中同學兼閨蜜結婚。首次充當伴娘角色的蘇敏沒經驗,傻乎乎的替她那位閨蜜擋酒,結果引火燒身,婚禮沒結束她自己就已經被喝的迷迷糊糊。

    繼續充當車夫的祁景燾把新郎、新娘送回新房后。在蘇敏那些前去鬧洞房同學朋友的哄笑取鬧聲中,不管不顧地搶出醉意朦朧,已經無法繼續履行伴娘職責的蘇敏,逃出她那位閨蜜的新房,提前回家。

    抱著一身伴娘裝扮的蘇敏回到車里,剛坐回駕駛位的祁景燾變魔術似得拿出一瓶新鮮的純果汁飲料,擰開蓋子,扶著副駕位迷迷糊糊的蘇敏就打算逼迫著讓她喝下。

    “你干嘛?敢掐著老娘的脖子喝酒?”醉眼朦朧的蘇敏火了,掙扎著沖無理侵犯她的祁景燾大聲吼叫

    “嚯嚯,還有自保意識啊,脾氣還不小呢!張嘴。”祁景燾調侃著醉酒的蘇敏,霸道地摟過她的脖子,捏開嘴巴強行給她灌果汁。

    “嗚嗚,你干嘛?嗚嗚……”

    蘇敏下意識的拼命抵抗著,可是她的力量怎么可能抗拒祁景燾的霸道,被迫張嘴。一瓶果汁飲料被強行灌下。蘇敏安靜了,迷迷糊糊地靠坐在座位上。祁景燾給她扣上安全帶,開車回家。

    這瓶果汁飲料是老祁發現戒指空間長期存儲的水果具有強身健體、改善體質、消除對身體有害物質的效果后,特意挑選戒指空間里存儲三個月以上的水果,分類榨汁罐裝一批,存儲在戒指空間讓自家親戚朋友飲用的專用飲料。這種果汁飲料用來解酒,那個效果不要太好了。

    蘇敏被他強行灌下一瓶果汁飲料,迷糊一會兒,沒過多久就清醒多了。側坐在位子上,已經恢復清澈的目光斜睨開車的祁景燾赫然的笑笑。這已經是第二次在愛人面前出糗了,怪難為情的。

    祁景燾偏過頭看了看臉頰依然呈緋紅色的蘇敏,心痛的說道:“傻妞,酒宴上大伙敬新郎和新娘子酒只是意思意思,沒人會真正強求他們喝多少酒的。你逞什么能?主動幫新娘子喝酒。在那種場合,他們對新郎、新娘手上留情,對伴娘可不會在乎喝多少,灌醉更好玩。”

    “第一次給人家當伴娘,人家哪里知道當伴娘的規矩!我知道小葉子不會喝酒,看她喝了幾杯有些吃力就想幫她個忙啦。哪里知道一喝就沒完沒了。”

    蘇敏無力的解釋著她喝酒的原因,這已經是她第二次在祁景燾面前因為喝酒失態了,自己也覺得過意不去。

    “呵呵,幸好她們家準備了柔紅酒去敬酒,要不然你就慘了。你以前沒給別人當過伴娘。”祁景燾心有余悸地說道。今天蘇敏主動擋酒,婚宴上她們那些同學朋友玩的很瘋,都不是什么善茬啊。

    蘇敏自傲地仰頭說道:“嘿,你以為誰都能請我給她當伴娘啊!”

    “還真沒幾個敢請你給她當伴娘。知道你今天為何被圍攻嗎?呵呵呵,伴娘比新娘還漂亮,還傻不拉幾的主動替人家代喝,不‘鬧’你‘鬧’哪個?”祁景燾自豪地調侃著蘇敏。

    “呵呵,沒經驗,下次就知道啦!”

    “估計沒下次了。要不是小葉子和你從小關系特別好,人家的長相也過還得去,她也不會要你給她當伴娘。”

    “這么說,我沒機會再去體會當伴娘的經驗啦?你當過幾次伴郎,有什么體會?”

    “呵呵,鬧喜酒,就是一個‘鬧’,伴郎伴娘的職責就是連消帶打,活躍氣氛的同時,把新郎新娘不方便說的說了,制止那些‘鬧’過頭的......”祁景燾給蘇敏介紹他的伴郎經驗。

    蘇敏沒再說話,盤起秀發,身著配合新娘新裝的伴娘套裝,胸前伴娘鮮花裝飾的伴娘胸條還沒來得及取下。不細心看,還以為她才是新娘子。酒醉初醒,依然泛紅的臉頰如玫瑰般艷麗,配上那副慵懶媚態更顯嫵媚。

    蘇敏靠坐在副駕上,眼神迷離地看著車窗外的風景,慢悠悠地說:“老公,葉麗華也嫁人了,她們都開始嫁人了。我們什么時候,什么時候……”

    祁景燾偏頭輕聲問道:“想嫁人了?”

    惱羞成怒的蘇敏轉身沖著他大聲喊道:“就想了,不行嗎?”

    “行行行,想嫁就嫁唄,不過,只能嫁給我。老婆,這個周末,我請我爸媽去你家一趟,如果蘇老師和李老師沒意見,我們就先把證領了。這個月領證,應該還來得及參加第三批福利分房。在城里有套我們自己的房子就舉辦婚禮,好不好?”

    既然心里已經認定蘇敏,已經同床共枕多時,也去她家里見過多次家長。蘇敏都已經有感而發說到這個地步了,祁景燾怎么還敢含糊,馬上毫不猶豫地答應恨嫁的蘇敏。

    不過,按照風俗習慣,新結親的兩個家庭,男方家長要先去女方家登門拜訪,也算是去正式提親。祁家父母親自到蘇家上門會面,他們的婚事才能補上關鍵的一環,這個過程少不了嘀。

    再說了,想要結婚,總得有一套新房吧?他們現在居住的房子是租來的,不好當作新房布置。春熙小區那套房子,徐曼麗依然悠哉樂哉地住在里面,總不能把人家轟出去吧?

    目前,滇中城里正在建蓋的那些住房,基本上是各個機關單位和國營企事業單位的福利房。已經開發好的商品房太少,甚至基本上停止興建商品房了。他們想要買套房子當新房,也只能碰運氣去買那些早已出售的二手房。即便手里有幾個錢了,一時半會還真碰不到合適的房源。

    從內心深處,他們倆也不想自己的新房是套二手房,心里面總覺得別扭,覺得不吉利。也許,這就是有錢人的臭毛病吧!

    聽到祁景燾沒有絲毫咯噔就答應領證結婚,蘇敏臉上微微發燙。剛才的勇氣不知哪兒去了,側身好似在看車外的風景,不敢去看身畔的愛人。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