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歷史軍事 > 抗聯薪火傳 > 第1053章 再逃!

第1053章 再逃!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content>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雷鳴和巴特爾兩個人躺在一片洼地的草叢里仰臉望天,那胸膛起伏的就跟風匣子似的。https://

    要說雷鳴和巴特爾這樣玩命的跑那也不是一次兩次的,可是把他們兩個累成這樣卻真的是頭一回。

    人不吃飯就沒體力,沒體力亡命狂奔的結果就是暫時跑一段路程還可以,而時間一長體力透支之后就是氣虛。

    可是不跑怎么行呢

    來了十個八個鬼子雷鳴自忖是可以搞定的。

    可是要來二三十個呢,那他就得好好惦量一下了。

    可是要來五六十個鬼子呢,那如果想打贏他就得好好處算計一下了。

    可是要是來一百多個鬼子,那么,別尋思了,還是跑吧,當然了,說逃更確切一些!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一個人憑勇猛善戰可以一次或者幾次成為英雄。

    可是如果他看不出敵我力量變化的大勢來,那么他離“壯烈”也就不遠了。

    而雷鳴這所以能一次又一次的在戰場上既能打得風生水起又能死里逃生,那就是因為他擅長“度勢”。

    他知進退,該玩命的時候就那就玩命,該逃跑的時候也絕不含糊!

    所以雷鳴和巴特爾這次跑的很及時,他們兩個都沒有看到鬼子影兒呢,那就開始撓杠子跑了!

    他們兩個在狂奔出兩三里地后眼見前方卻是有大片樹林了,巴特爾就想往那樹林里跑卻是被雷鳴制止了。

    雷鳴卻是帶著他跑到了樹林側翼有五百來米的一片洼地的蒿草中躺了下來,也就是現在他們兩個躺著的位置。

    雷鳴自然有自己的算計。

    如果日軍追上來,那日軍所搜索的目標肯定就那是成片的樹林。

    別看那片樹林不小,看起來很有些遮天蔽日的感覺,可雷鳴還真就不相信了,就這人口稠密的地區,那樹林子再大還能大到哪里去。

    那要是他兩個被日軍糾纏住,日軍完全可以調動足夠的兵力把那里給圈起來!

    所以逢林莫入,那里其實是個死地!

    “行了,咱們兩個接著往那頭爬,那片地里有苞米該子!”雷鳴也只是氣喘的勻了一些后便又說道。

    “為啥爬?”巴特爾不解,他想,小鬼子這不還沒追上來嗎?

    可是,就這功夫他就聽到遠處他們剛剛逃離的那個屯子那頭還傳來了卡車轟鳴的聲音。

    這個是得爬,鬼子真的就追過來了,要是站起來保不準就“撞到”人家的望遠鏡里去了。

    雷鳴和巴特爾兩個人翻了個身便開始向著五六十米外的那片苞米地匍匐前進了。

    很快兩個人便爬進了那片面積很大的苞米地。

    現在可是冬天,那地里的苞米早就被收割走了,地面上只留著一趟趟的苞米咋子和散落的成捆的苞米該子。

    雷鳴爬到了那成捆的苞米該子后才說“行了”,不過隨即他卻是又提醒巴特爾道:“順著苞米該子躺!”

    巴特爾“哦”了一聲后便聽令行事。

    雷鳴所說的“順著苞米該子躺!”是什么意思呢?

    原來那成捆的苞米該子“躺”倒在地上粗點的也就是到人膝蓋那么高。

    如果把人體和那苞米該子都看成一條線線段的話,他們在地面上以垂直于苞米該子的姿勢趴著,那么以那苞米該子的高度就不足以遮擋住他們的身體。

    如果有日軍遠處進行觀察的話就很有可能觀察到他們兩個的腿部。

    而此時他們這么順著苞米該子一躺,整個身體就完全被苞米該子捆給遮住了。

    巴特爾個子是高,有一米九呢,可是那苞米該子長的也很高,兩米總是有的,卻是也把他給擋住了。

    如此一來,搜索他們的日軍如果不走到近處在遠處是注定無法發現他們的。

    雷鳴在戰場上混得久了,如何保命注重一切細節已經成為他的本能習慣了。

    又可以喘氣了,側躺好了的雷鳴和巴特爾從那苞米該子的一頭就那么向剛剛的來向看去。

    這時他們就看到日軍的騎兵了!

    有三十多名日軍的騎兵已經在接近那片樹林了,而那個屯子的方向卡車的轟鳴聲更響了,他們兩個看到三輛日軍的卡車也正向那片樹林駛去。

    這撥日軍也就有一百來人,可雷鳴知道,這一百米人于日軍講也只是九牛一毛罷了,再等會兒估計日軍還得來人!

    先等這批鬼子進了樹林他們兩個再接著逃吧。

    “這里的老百姓真是――都是大壞蛋!”巴特爾小聲抱怨道。

    “這話怎么說?”雷鳴問。

    “花錢買吃的不給還攆人,完了還有給咱們當倚巴的!”巴特爾氣憤憤的說。

    “把你往外攆的那就是好人了。”雷鳴說道,他也知道巴特爾不一定能聽明白自己話里的意思就接著解釋。

    “你看啊,人家把你往外攆,一方面是人家膽小不想惹事,可另一方面呢,人家不也沒有把你留下吃飯》

    那要是這頭把你留下吃飯那頭再給鬼子二鬼子報信兒,那才是真正的壞蛋呢,就象盯咱們梢的那個家伙。

    如果你一開始要是直接到那個家伙去買吃的,只怕咱們現在已經和小鬼子干上了。”

    “為啥啊?他們還算不算中國人?!”巴持爾不解。

    雷鳴吁了一口氣,他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那片樹林。

    日軍的騎兵已經開始圍著樹林迂回了,當然也可以看成是巡邏,那一定是日軍認定了他們兩個就藏在那片樹林里。

    而日軍的那輛三輛卡車也停在樹林前面了。

    由于雷鳴是躺著的關系,視野受限他也只能看到遠處日軍晃動著的腦袋。

    “這里就在哈爾濱跟前兒,敵人力量很大,另外你知道什么是‘連座’嗎?

    要是一家和咱們隊伍有聯系,他們這一趟兒房子左右鄰居都會被牽連!他們自己的親戚也是,小鬼子狠著呢!”雷鳴感嘆道。

    在游擊區里,雷鳴都經常看到那種全家老老少少一起行軍的場面。

    可這個真的是沒辦法的事情。

    那鬼子漢奸知道了哪家的兒子參加抗日隊伍了,就會把人家一家人都殺了,這種事情很多。

    所以但凡有再參加抗日隊伍的人那也只能把自己的家人都帶著了。

    抗日隊伍有腦袋,敵人同樣也有腦袋,那就是生與死的斗爭。

    在雙方無所不用其極的前提下,你敢保證抗日隊伍的腦袋瓜子就比敵人的腦袋瓜子聰明嗎?

    沒有這個道理的!打鬼子真心不容易!

    “好了,鬼子進樹林了,咱們接著往遠處爬。”雷鳴最后說道。

    而此時他的腦袋里想的卻是,這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那吃的還得弄,既然花錢買不著,那就搶!

    搶誰的呢?當然是搶漢奸的!</content>

    抗聯薪火傳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