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來自地獄的男人 > 第1639章 扒皮抽筋!

第1639章 扒皮抽筋!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整個云國,都得給那個孩子陪葬!”夜風冷若冰霜,直勾勾的盯著地孕王母:

    “你也一樣!”

    嘩!

    此言一出,整個首都頓時便是哭聲四起,所有人淚如雨下!

    “我懺悔,我懺悔,不要殺我!”

    “我知道錯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他們對夜風苦苦哀求。

    但夜風卻是冷漠的搖了搖頭:“太遲了!”

    “現在,我不要你們的懺悔,我只要你們去給她陪葬!”

    于是乎,全場的云國人哭得更加厲害了。

    他們后悔了,如果他們能夠一開始就懺悔,也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了。

    “快跑!!!”

    一瞬間,所有人瘋狂奔逃,以最快的速度逃離夜風的身邊,逃離這個魔鬼!

    然而夜風卻沒有阻攔,因為這一切都是徒勞的,云國注定要毀滅,他們逃亡的速度,又怎么比得上夜風屠殺的速度呢?

    “是你!都是你!”

    地孕王母頓時就對百里宏碁投來惡毒的目光,如果不是這個該死的蠢貨,自己又怎么會招惹這樣恐怖的怪物?

    百里宏碁也懵了,眼中泛著濃濃的震驚。

    他也沒有想到,夜風竟然是先天存在!

    比古神還要年邁,不能以神魔人妖來定義,只能稱之為先天生靈。

    “你該死!”

    地孕王母直接朝著百里宏碁飛撲而去,一手猛然扼住他的咽喉,將他凌空舉起!

    “王母,饒命!”

    百里宏碁瞪大雙眸,驚駭的看著地孕王母,他不想死!

    “我饒你的命,誰來饒我的命?”

    地孕王母滿眼盡是恨意,一下子便擰斷了他的脖子,將他的腦袋從脖子處,硬生生拔出!

    噗嗤!

    鮮血,頓時就將地孕王母那張妖艷的面容徹底打濕,看起來猙獰恐怖!

    百里宏碁的臉上還掛著難以置信的震驚,似乎不敢相信最后殺他的,竟然會是地孕王母!

    地孕王母提著百里宏碁的腦袋,跪在夜風的跟前:“大人,弟子是蒙受此人蒙騙,才不得已與您為敵,懇求大人恕罪!”

    夜風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你以為殺了一個廢物,演一出戲,就能讓我饒了你了?”

    “我說了,你今日必死!”

    說著!

    夜風一手探爪朝著地孕王母的面門抓下!

    “該死!”

    地孕王母頓時尖叫一聲,身形頓時暴掠而出,打算逃離此地!

    但是!

    就在此時,九龍鼎從天而降,朝著她的頭頂轟然落下,大氣恢宏,力沉勢猛!

    砰!!

    瞬間,地孕王母就被狠狠地砸在地上,皮開肉綻,渾身骨骼盡斷!

    “夫君,救我!!!”

    地孕王母厲聲慘叫,對奢比尸求救。

    但是奢比尸卻依舊跪在那里,紋絲不動!

    “我救不了!誰也救不了你!”

    他怎么敢觸怒眼前這尊可怕的存在,若是多管閑事,不但救不了地孕王母,還會把她自己的命也給搭上。

    聞言,地孕王母徹底絕望!

    咚!!!

    就在此時,九龍鼎再度重擊落下,瞬間震碎了大地,象是一座巨峰鎮壓下來。

    噗嗤!

    地孕王母再度咳血,直接就是腸穿肚爛,血液橫流,整個人幾乎被砸扁!

    這種可怕的重量,就連仙帝都無法承受,差點直接就被碾壓成齏粉!

    “移魂之術!”

    這個時候,地孕王母再度舍棄自己的肉身,元神脫離軀殼逃走,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元神無恙,她依舊可以從頭再來!

    可惜,她低估了夜風手段!

    九龍鼎在虛空一震,鴻蒙紫氣頓時飄散開來,九條巨龍化形掠出,尖銳利齒咬住地孕王母的元神,將她定在天穹之上。

    什么!

    地孕王母頓時表情大變!

    嘶啦!

    緊跟著,地孕王母的元神便是被撕裂開來,如同被肢解一般,成了一塊塊!

    “不!!!”

    地孕王母在哀嚎之中,徹底消泯!

    死了!

    地孕王母竟然死了!

    整個云國瞬間陷入死寂,所有人盡數呆若木雞,更有甚者直接狼狽倒地,褲襠瞬間濕透了。

    而許三多才趕回來,便是看到地孕王母被夜風轟殺的一幕!

    嚇得他噗通一聲就從馬上跌坐下來,整張臉頓時死灰一片。

    身后,是被他逮捕的一群東岳族人,溫東仁等人都被上了枷鎖。

    而他們來到現場,看到死去的地孕王母和百里宏碁之后,頓時瘋狂大笑起來。

    “老天開眼,真是老天開眼啊!”溫東仁哈哈大笑,心中無比暢快。

    那個昏君死了!

    那個女魔頭也死了!

    活該!

    真是活該啊!

    他們忠心耿耿,可百里宏碁卻聽信奸臣讒言,要殺他孫女,滅他九族!

    這樣的昏君就不該活著!

    “怎么會這樣?”許三多簡直無法相信眼前所見,地孕王母竟然被夜王給轟殺了?

    這怎么可能?

    “我說過,我必殺你!”

    夜風看到了許三多,眼中泛著一抹獰笑。

    許三多渾身陡然一顫,而后急忙跪伏在地,對著夜風三跪九叩:

    “不要!夜王大人!饒了我吧,我知錯了!我向璐璐懺悔!”

    后悔了!

    因為一時的貪心,結果將自己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如果璐璐沒死,這個家伙也就不會西行,自己也不會落得如此田地!

    倒霉!

    倒霉到了極點!

    他也沒有想到竟然連地孕王母都不是夜風的對手,他原本只要地孕王母出手,夜風必死無疑!

    可是!

    如今眼前這一幕,卻是讓他嚇得魂不附體!

    見狀,溫東仁等人頓時冷笑起來,對許三多投去幸災樂禍的眼神。

    “你不想死?”夜風明知故問道。

    “對,我不想死!你讓我做牛做馬都行,只要你不殺我!”許三多如小雞啄米般猛點頭。

    “我想,璐璐應該也不想死嗎?”夜風笑著問道:“可你們,依舊還是燒死了她!”

    轟!!

    許三多的身體頓時凌空飛起,雙手緊緊扼住自己的喉嚨,感覺這一刻有一雙無形的手掐住他的喉嚨,讓他幾乎窒息!

    “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好死的!”夜風的雙眸寒芒迸濺,伸出一手抓住許三多,而后奮力一扯!

    噗嗤!

    許三多整個人的人皮,頓時被夜風撕扯下來,鮮血爆濺!

    入眼,便是血淋淋的血肉,這一幕恐怖至極,許三多已經成了無皮人。

    腺體!

    神經!

    血管!動脈!毛囊!盡數清晰可見!

    于是乎,眾人便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為凄厲痛苦的慘叫,那聲音已經徹底變了調,根本不象是人發出的,而象是一頭野獸。

    許三多象是鯉魚打挺一般,不斷的在凌空中抽搐顫抖,瞬間被剝皮,這種痛苦簡直難以想象!

    然而!

    這還不止!

    夜風繼續伸出手,再度一扯!

    噗!!!

    血雨再度飛濺,又是一層皮肉被撕扯下來!

    剛才被扯下的是表皮層,如今扯下的是真皮層!

    一層一層的剝皮!

    就象是宰殺家畜一般,殘忍而無情!

    這讓在場所有人表情大變,夜風的兇怖簡直令人驚恐!

    許三多已經徹底痛昏過去了!

    但是夜風卻依舊沒有放過他,再度將皮下組織的皮肉一并撕扯下來。

    嗷!!!

    原本昏迷的許三多,便在這一刻慘叫一聲,痛醒了過來,渾身劇顫不已。

    痛不欲生!

    滴答!

    滴答!

    鮮血泊泊,不斷從許三多的身上流淌下來,很快打濕了整個地面!

    觸目驚心!

    “你殺了我吧,求求你殺了我吧!”

    許三多對夜風哀求道,此時他已經生不如死,只求速死!

    但是夜風卻依舊對他的話充耳不聞,剝皮之后,就開始抽筋了!

    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繼而響徹而起!

    那一聲聲慘叫,令得在場所有人都為之驚駭欲死,每一聲都能讓他們顫抖不已。

    而自始至終,奢比尸都跪在夜風的跟前,不敢動彈!

    看到這里,溫東仁等人那笑聲是怎么都止不住,帶著無盡的快意。

    比起百里宏碁,他們最恨的還是許三多。

    大約一個小時后,許三多終于是奄奄一息了,夜風直接將他丟到溫東仁的面前:

    “他是你們的了!”

    溫東仁為之一愣,似乎不敢相信!

    而后,頓時熱淚盈眶,誰能想到,真正替他們東岳族伸冤出頭的,竟然是他們的敵人。

    溫東仁對夜風投去一道感激的目光,璐璐因這個男人而死,而他們東岳族卻因為這個男人而活。

    而后,溫東仁個便是朝著許三多走了過去。

    然后,拿出一顆丹藥,給許三多喂藥!

    他竟然在救許三多!

    夜風也先是一愣,而后很快就知道溫東仁想干什么,因為他看到了溫東仁的眼神。

    那是一種極致怨毒,無盡瘋狂,又極其壓抑的目光!

    就好像想要將許三多千刀萬剮,卻又硬生生按捺住那種內心瘋狂的躁動。

    他不能讓許三多死,不能讓他死的那么輕易。

    他要慢慢折磨他,讓他一直受苦,一直痛苦!

    否則,難報他殺子之仇,殺孫之恨!

    其他人也都察覺到了溫東仁的打算,臉上也都泛著陰狠的笑意,不懷好意。

    “以后,你們就是云國皇室!”夜風指著溫東仁道。

    什么!

    驟然間,東岳族頓時懵了,一個個面露惶恐之色,難以置信的看著夜風。

    來自地獄的男人

    來自地獄的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