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大醫凌然 > 第773章 絕版

第773章 絕版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云雨稍歇。

    一連三架直升飛機,閃著金光,從遠方依次降落了下來,卸下里面的人和物。

    盧西奧作為現場負責人,也第一次踏足庫巴鎮的土地。

    與之相伴的是多達四名的記者,他們承包了一臺半的直升飛機,以至于今次運送的物資,還沒有此前的一架飛機多。

    不過,洪水帶來的危機感已經隨著暴雨的消退而消退了,現在可用于飛行的空窗期已長達5小時,對于只是滯留了千多人的庫巴鎮來說已是綽綽有余,大家反而沒有離開的沖動了,對于物資的緊缺,也進入了相對平和的狀態。

    反正庫巴鎮本來就是荒郊野外的地方。

    此時,鎮民們卻是圍著記者,都在大力的提出自己的訴求:

    “我們的牛死了很多,大部分是因為飼料不足的原因,這是非常殘忍的,我們希望政府能提供應急用的飼料給我們……”

    “房子倒塌了不少,剩下的也需要整修,還有清淤,那么多的淤泥,全靠我們自己的話,可以干到明年的雨季了。”

    “我的魚塘被水淹沒了,里面的魚都跑了……對,都是一些名貴的魚種……”

    “很多人都生病了,現在全靠中國的凌醫生給我們治療,我們需要更多的醫生。”

    盧西奧面對眾人,笑容滿面,一點都不因為大家的要求多而不高興,更沒有壓力重重的感覺。

    在巴西,農民依舊是占據道德制高點的職業,牧場主和農場主們即使提出過分的要求,也很容易被原諒。

    相比之下,政客的態度就最重要了,反而是他說話的內容,沒什么人關心。

    反正,他說的十句承諾里,也沒有一句真的能履行的。

    馬硯麟瞎聽了幾分鐘,感受了一下巴西的政治氣氛,就跟著幾名護工,在攝像頭并不關注的角落里,將幾名患者搬入直升飛機。

    如今,重傷員都已經送了出去,但還有做了手術,情況不太穩定的患者,更有基礎疾病較多的老人,在國正慈善醫院里缺醫少藥,不能穩定病情的。

    一個小小的陰影,悄無聲息的籠罩了馬硯麟:“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給所有人都做了一遍手術。”

    “余媛!不是……余醫生,你回來了?”馬硯麟是真的又驚又喜,轉頭又轉頭,才看到余媛。

    余媛背著手,像是一只小牛犢子似的——低矮的肩高,讓她的身軀充滿了力量。

    余媛以住院總的姿態,仰視著規培醫馬硯麟,聲音低沉的問:“聽說……你們做了7臺痔瘡手術?”

    馬硯麟哈哈哈的笑了出來:“我們還做了上百臺的其他手術,你不知道,洪水剛來的那兩天,我們這邊就跟急診科一樣,兩個人的急診科,還沒麻醉醫生,我和凌醫生都是翻著書給做麻醉的……”

    “你們還做了兩臺腸梗阻的手術?”

    “一臺,另外一臺后面證實是闌尾炎,醫院的設備太差了,連檢驗科都運不起來,當時緊張的很,等于直接剖腹檢查了,給病人簽字之前,說的嚴重了一點,腸梗阻不是更嚴重嘛……”

    “全都成功了?”

    “成功還是成功了,對了,余醫生去亞馬遜叢林玩了?環境好嗎?地球之肺哦,這個就厲害了……”

    “沒去成。”余媛臭著臉,道:“剛到地方,就下大雨了,再耽擱了兩天,雨太大了,就只能撤回來了。”余媛淡然的道:“到最后,見到最多的野生動物就是蚊子。”

    馬硯麟莫名的心虛,再看著余媛的臉,尷尬的道:“也沒看出被蚊子咬的包……不過,熱帶地區的蚊子是挺厲害的,以前不是還有那個黃熱病,是通過蚊子傳染的……”

    “聽說你還主刀了?痔瘡手術后面都是你做的?”余媛并不想深入討論自己為何沒有被蚊子咬的問題。

    對她來說,這一趟亞馬遜之行,等于她失去了上百臺的手術機會。

    而這上百臺的手術,若是都能在凌然的教導之下的話,足夠她熟練一種新術式了。

    不用每次都做某種術式,不同的手術之間總有共通之處的,在不同的手術中使用相同的技巧,也是小醫生們練習手術的方式之一。

    畢竟,小醫生們欠缺的都是基礎技能,就好像痔瘡手術中采用的荷包縫合,就同樣在胃切除手術中使用,腸道手術中也很常見。

    比較來說,能夠單獨得到凌然這樣的高級醫生的指導的機會,是更加稀罕的。

    痔瘡手術更是稀罕中的稀罕——余媛幾乎可以肯定,等凌然離開了巴西,或者不等離開巴西,只要眼下的緊張環境得以緩解,凌然就可能不再做痔瘡手術了。

    換言之,馬硯麟得到的,可能是絕版的凌氏痔瘡手術!

    余媛盯著馬硯麟的表情,就好像是野生龍魚盯著飼養的泥鰍似的。

    馬硯麟期期艾艾的道:“巴西醫院的手術很難約的,他們得痔瘡的人又多,你想呀,天氣這么潮熱,他們又一天到晚的烤肉烤肉,稍微坐的久了,很容易就得痔瘡了……我們也是為病人解決痛苦……”

    “然后你就主刀了?”余媛問

    “我看著凌醫生做了幾臺以后,才有機會主刀的。”馬硯麟小聲回答:“痔瘡手術畢竟簡單,你懂得……”

    “我不懂……我也沒怎么做過……”余媛幽幽的回答。

    馬硯麟抓耳撓腮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忽然道:“病人來了,正好,你可以跟病人聊一下。”

    放眼看去,就見幾名病人,正走著僵尸步,緩緩的湊了過來。

    記者們愣了愣,轉身就擁了上去。

    “你好,你們是受傷了嗎?”

    “你好,你是因為什么受傷的?”

    “聽說大雨中作業非常辛苦,你們是在自救過程中受傷的嗎?”

    記者們抓住“受傷”的話題,就拼命的問了起來。

    走在人群中間的納爾多嘴唇哆嗦了一下,搶在前面的人說痔瘡之前,道:“沒錯,我們是受傷了,因為我們的工作,在困境中的狀態而造成的。”

    “啊,能仔細說說嗎?”記者立即將話筒塞了過來。

    納爾多沉穩的扭動著屁股,向前移動了50公分,才道:“你們也許無法想象,庫巴鎮最危險的不是暴雨和泥石流,而是壓抑的環境,潮濕的天氣以及難以控制的疾病……”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