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歷史軍事 > 奧運天王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大胃王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大胃王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奧運天王正文卷第四百七十七章大胃王‘老公,那你明天還去讓劉飛治療嗎!要不,我看就算了,既然我們不相信人家,就不要再讓人家治療了。’

    鄭明的老婆想,既然老公都不相信人家劉飛的醫術,那還讓人家治療什么呢!

    鄭明聽了老婆的話,就又笑了一下說,‘哈哈,雖然我不太相信劉飛的醫術,可他說了,治不好病不要錢。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讓他治吧!反正也不用花錢。’

    鄭明還想,不管他劉飛能不能把自己的病治好。反正不要花錢就行。不管病好不好,反正不會賠錢就行。這做生意的人就是這樣,凡事喜歡用是賺錢和賠本來形容。

    鄭明的老婆聽了老公的話,感覺也有道理。不管能不能把老公的病看好,只要不須要花錢也行,就當是碰一碰運氣了。

    就這樣,鄭明和老婆商量好后,就不再說這事了。鄭明回到自己的臥室看書去了。而他老婆則在客廳看電視。

    晚上的時候,鄭明的老婆象往常一樣做了晚飯。雖然做的就是一些家常飯,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可是鄭明感覺這些飯菜好象是特別好吃一樣,他比平時多吃了一碗飯,還多吃了一些菜。

    這事讓他自己也感覺有些奇怪。而他老婆也是一樣。當然也感覺很奇怪了。她和老公在一起吃飯,那也是很多次了,可她從來就沒有看到老公一次能吃兩大碗飯的。他從來也就是吃一碗就可以了。

    鄭明因為身體有病的原因,他一向比較瘦弱,飯量也不大。這一點鄭明的老婆也是太清楚不過了。

    可是今天晚上就是非常奇怪了。鄭明一下子就吃了兩大碗飯。還吃了很多的錢。而這些飯菜也是很平常的,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然而,鄭明竟然是吃了很多。

    ‘老公,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難道是特別的餓嗎!你怎么會吃這么多。’鄭明的老婆不明白老公怎么一下子飯量就增加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感覺這飯菜特別的好吃,也感覺有些餓,所以說,我就多吃了一些。’鄭明當然也有這種感覺了,只是他還沒有說出來。

    ‘哎,難道說,我做飯的手藝見長了。我是不是突然間變成了一個大廚了。’鄭明的老婆聽了老公的話,就跟他開起了玩笑。

    ‘哼,會有這樣的事嗎!你不跟人家大廚學習廚藝,然后自己突然有一天就成了‘大廚’了,你不覺得這不太可能。’鄭明聽了老婆的話,自然就不相信了。

    ‘哎,那你怎么一下子飯量見長呢!還說我做的飯好吃。這不說明我的廚藝水平上升了嗎!’鄭明的老婆又看著老公說道。

    ‘嗨!這可能是因為我今天特別餓吧!這人一餓就會覺得什么樣的飯菜都比較好吃。’鄭明當然不相信老婆的廚藝會突然長進的原因。他只是覺得,可能是自己今天特別餓的原因。

    ‘老公,你在說什么呢!你特別餓,那是為什么,你今天也沒有做什么事情,怎么會感覺到特別餓。’鄭明的老婆還是不太明白。

    ‘我今天去看病了嗎!怎么叫沒有做什么事情。’鄭明說道。

    ‘哎,老公,會不會是因為劉飛給你看病了,然后有效果了,你就感覺到餓了。’鄭明的老婆突然就想到了這事,馬上又看著老公說道。

    ‘怎么了,難道說扎針會讓人餓嗎!我怎么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劉飛也就是給我扎了一針,就會讓我感覺到餓。’

    對于老婆說的事情,鄭明也不相信。他好象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扎針可以讓人多吃飯的。

    ‘行了,你不相信就算了,就當我沒有說。’鄭明的老婆看老公不相信她的話。她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鄭明反過來想了一下,感覺老婆說的也有些道理。因為今天除了劉飛給他扎了一針之外,他并沒有做別的事情。不應該感覺到特別餓才對。

    晚上睡覺的時候,鄭明還在想著這個事情。可他想來想去,感覺扎針與肚子餓之間,應該是沒有什么關系。

    當天晚上,鄭明也沒有在意。只是看了一會書,就上床休息了。

    這一夜鄭明睡的很香,他感覺就沒有做夢,一覺睡到了大天亮。這也是很少見的。一般來說,上了歲數的人。晚上都是不太容易睡好的。并且,會經常做夢。就象前天晚上一樣。鄭明就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之前,晚上睡覺時,鄭明也感覺是經常做夢。早上起來,感覺是特別的累。就象一夜沒有睡覺一樣。

    可是昨天晚上,鄭明感覺自己睡的很香,根本沒有做什么夢。早上起來,感覺精神也是特別的好。

    吃早飯的時候,鄭明又是吃了很多。這讓他老婆也是很奇怪。不明白老公怎么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吃貨了。

    ‘哎,老公,你怎么一下子變成吃貨了。昨天晚上吃那么多。今天早上又吃那么多。’

    鄭明的老婆一看老公早飯又吃這么多,她也是想不明白了。這也太不正常了。她老公以前可一直都吃不多的。

    ‘老婆,看來我這飯量還真和劉飛給我扎針有關了。這家伙,沒有把我的病治好,倒是把我治成一個吃貨了。這怎么能行,我要趕緊去找他算賬去。’

    鄭明就想,自己之前的飯量很小。他也一直習慣吃那么多了。可是現在突然自己的飯量這么大。這不是有什么問題嗎!而造成他現在這個樣子的罪魁禍首就是劉飛。所以說,他一定要找劉飛算賬。

    ‘嗯!老公說的有道理,這劉飛就是罪魁禍首,我們必須找他算賬。’鄭明的老婆自然同意老公的看法了。

    就這樣,兩人吃過早飯后,就又一起來到了劉飛的小門診部。

    劉飛也是剛剛起床,他一看是鄭明和他老婆來了。就非常熱情地說,‘哦,鄭老板!是你們呀!怎么這么早,我還想,你們要到下午才來呢!我不是說了,要過一天再來嗎!現在還是早上,還有好幾個小時才到下午呢!’

    鄭明聽了劉飛的話,他一臉不高興地看著劉飛說道,‘喂,你到底會不會看病。你到底是怎么給我治病的。’

    劉飛一愣,他看著鄭明說道,‘哎,你怎么能這么說,我當然會看病了,我是不會看病的話,又怎么會給你看病。’

    ‘那你給我看的是什么病,我的病沒有什么好轉,相反,竟然成了一個吃貨了。你這是準備讓我去參加大胃王比賽嗎!’鄭明看著劉飛,一臉生氣的樣子。

    ‘沒錯,劉飛,你是什么醫生。你現在把我老公治成大胃王了。你說,你有沒有責任。’鄭明的老婆也是一樣。她不等劉飛說什么,就也在一邊指責劉飛。

    劉飛聽了這兩口子的話,就突然笑了起來,‘哈哈,你們到底在說什么呢!我怎么聽不明白,你們能不能給我說的詳細一些。’

    其實,劉飛聽了剛才這兩口子的話,他已經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了。只是他還想不說明,想要聽聽這兩口子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了。

    ‘是這樣的---’鄭明的老婆嘴快,馬上把好老公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一直感覺到餓,吃了很多東西的事說了一遍。

    說了之后,還不等劉飛解釋什么,就又指著劉飛說,‘劉飛,你說,這是不是因為你不會看病,胡亂給我老公扎針的結果。’

    劉飛一聽鄭明老婆的話,就又突然大笑起來,‘哈哈,果然不錯,我這是一針見效。’

    ‘你說什么,你還一針見效。你說的真好。我確實是一針見效了。只是我的病沒有見效,而我的飯量是一下子見效了。’鄭明聽了劉飛的話,就又瞪著劉飛說道。

    ‘沒錯,你沒有把我老公的病治好,相反,倒是把我老公治成一個大胃王了。你說,你有沒有責任。’鄭明的老婆聽了老公的話,就又重復了之前說過的一句話。

    劉飛這時,就又大笑著說道,‘哈哈,哈哈,要真是這樣的話,那你們應該感謝我才對。’

    鄭明的老婆一愣,馬上就義正嚴詞地說道,‘你說什么,我們還要感謝你。你愿意當一個吃貨嗎!’

    ‘沒錯,劉飛,你沒有把我的病治好,反而是把我變成了一個吃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因為我之前離開了你的公司,不跟你合作了,你就故意這樣來害我嗎!’鄭明聽了劉飛的話,他也是越來越生氣了。

    ‘哎,你說你們倆到底是怎么想的。首先,你們倆也是有錢人。這有錢人還怕吃的多嗎!吃,是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首要任務。俗話說,‘吃喝拉撒睡’,這是我們一個人生活在世上最基本的形式。能吃能睡,才不會生病,才是健康的。難道我說的沒有道理嗎!’

    劉飛看著鄭明和他的老婆,又說了這些話。他們倆一聽劉飛這樣說,就又沒有什么話說了。

    停了一會,鄭明用半信半疑地口氣說道,‘劉飛,這么說,我現在是很健康了。’

    ‘當然,你是不是能吃能睡。你要是能吃能睡的話,那你不就是非常健康嗎!’劉飛輕松地看著鄭明說道。

    ‘這--這--我--我感覺現在還真是能吃能睡了。’鄭明想著昨天晚上到現在的事情,他感覺劉飛說的很有道理。

    ‘這不就得了,我給你治療的方法已經是有了效果了,你不但不感謝我,還指責我。你說你是不是無理取鬧。’劉飛聽了鄭明的話,就又瞪了他一眼說道。

    鄭明這時,馬上就臉紅了。他看著劉飛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只是鄭明的老婆還有些不服,‘劉飛,雖然我老公是感覺好多了。可他吃這么多,這也有問題呀!他以后要是變成了一個大胃王了,那可怎么辦。’

    ‘變成大胃王不是好事嗎!我們的市電視臺,不是經常舉辦大胃王比賽。要是讓鄭老板去參加,說不定還能拿個大獎呢!要是鄭老板拿了大獎,到時候可別忘了給我請客。’劉飛又看著鄭明的老婆笑著說道。

    ‘可--可我們家有的是錢,我們也不須要什么大胃王比賽的獎金。我老公要是成了一個大胃王了。那以后肯定會被人笑話的。’鄭明的老婆還是不愿意讓自己的老公變成大胃王。

    ‘嗨,你怎么會這樣想,變成大胃王怎么就會被別人笑話。那很多人去參加這個大胃王比賽干嗎呢!他們就不怕別人笑話。不但有男人參加大胃王比賽的。連女人都有參加大胃王比賽的,人家就不怕別人笑話。’劉飛聽了鄭明老婆的話,就又反駁了一句。

    ‘可--可那些人只不過是為了錢罷了。而我老公又不缺錢,他沒有必要當什么大胃王。可要是他不參加什么大胃王比賽,那在生活中,還不是要被朋友嘲笑為飯桶嗎!’鄭明的老婆想到這個事情,自然就又不高興了。

    鄭明聽了老婆的話,也感覺有道理。自己要是一直吃這么多。那以后和朋友出去吃飯,還不被朋友笑話,說自己是飯桶。

    想到這里,鄭明不等劉飛說什么,就有些生氣地說,‘劉飛,我老婆說的也是,我不想讓朋友嘲笑我為飯桶。你不能把我治成一個飯桶呀!’

    ‘哈哈,你們倆愚鈍之輩呀!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中醫治病的原理是什么。中醫治病,就是要讓病人的身體變的健康起來,要讓病人的身體強健起來。讓病人自己的身體來對抗身上的一些疾病。這和西醫是不一樣的。西醫只是因病治病,治標不治本。而中醫則是辯癥適治,因人而異,治病根本,有病治病,無病健身。中醫給人治病,根本不會有什么副作用,就算是一時半會不能把人的病治好,可也不至于適得其反,把健康人治成病人。’

    劉飛看鄭明和他老婆兩個人,根本不懂中醫的治病之道,于是,就也給他們倆講了一些中醫治病的原理。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