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 第2345章 到底是誰呢?

第2345章 到底是誰呢?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這正是本宮覺得奇怪的。”

    “……”

    “而且,她的話里說——劉大人就像’那個人’一樣,’那個人’,是指誰?”

    “那個人……”

    冉小玉重復著這三個字,也陷入了沉思。

    如今,心平公主昏迷不醒,就算知道她曾經對劉大人說過那樣奇怪的話,做過奇怪的事,可也不知道她到底為什么會這樣。

    更妄論,知曉“那個人”是誰了。

    她說道:“到底是誰啊?”

    南煙咬著下唇,想了好一會兒,突然眼前靈光一閃,說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之前推測過,心平可能是窺視到了別人的秘密,才會遭人報復,將她按入湖中使她溺水,從而殺人滅口。”

    冉小玉點頭:“不錯。”

    南煙道:“這個秘密,跟她對劉越澤說的話,做的事,有沒有什么關系呢?”

    冉小玉一聽,猛地睜大了雙眼。

    她說道:“娘娘的意思是,公主殿下可能看到了別人說這樣的話,做這樣的事!”

    “……”

    “而且,之前薛太醫也推測過,傷害公主殿下的人,可能是一個嬪妃。”

    “……”

    “那這么算起來,就是有一個嬪妃——”

    “有一個嬪妃,”

    南煙臉色鐵青,接過她的話,沉聲說道:“對著某個人,說了這些話,做了這樣的事。”

    “……”

    “心平無意中撞見,她雖然不知這是后宮禁忌之情,但她看到了,也就學到了。”

    “……”

    “心平這個年紀的孩子,對這樣的事情一知半解,又最喜歡模仿大人。所以,當劉越澤給她吃的東西的時候,她滿心歡喜,就對他說了那樣的話,也做了那樣的事。”

    冉小玉倒抽了一口冷氣。

    她點頭道:“娘娘,這說得通。”

    “……”

    “之前我們也懷疑過,可能是嬪妃,或者一些嬌弱的宮女。若是宮女,就算跟太監對食,或者真的跟人有了……私情,這樣的事,皇上和娘娘宅心仁厚,也從來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會重責的。”

    就像她和葉諍。

    皇帝和貴妃對他們兩的這段感情并沒有大加苛責,反倒給了他們很大的包容。

    所以,如果是宮女出了這樣的事,大不了一頓板子。

    不至于冒天下之大不韙,去謀害一個公主,那可是滿門抄斬的大罪!

    所以,只可能是一個嬪妃。

    若是一個嬪妃,對一個男子說出這樣的話來,那就是對皇上不忠,這樣的妃子,就算不明正典刑,后宮也一定是要處置的,而且,不會有活路。

    南煙點了點頭,沉聲說道:“不錯。”

    “……”

    “只有可能是嬪妃。”

    “……”

    “嬪妃的升遷榮辱,不僅關系著自己,更關系自己滿門的榮辱和性命,若這個嬪妃發現自己與人的私情被心平窺探,為了避免她說漏嘴,一定是要滅她的口的。”

    想到這里,她的心里也提了一下。

    幸好,這件事她堅持讓自己在后宮密查,而不是讓皇帝在盛怒之下,公開的去查證。

    否則,萬一查出這個來,他們的臉面就丟盡了。

    也是自己掌管后宮不理。

    想到這里,南煙深吸了一口氣。

    冉小玉不斷的點頭:“不錯,一定是這樣!”

    “……”

    “那——”

    說到這里,雖然似乎一切都說通了,但最大的麻煩就出現了。

    她看向南煙,而南煙的神情,也沉了下來。

    到底是誰呢?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南煙的呼吸都屏了一下,冉小玉立刻回過頭去:“誰?”

    外面的人似乎驚了一下。

    小聲道:“娘娘,微臣過來探視公主殿下。”

    是薛運的聲音。

    南煙松了口氣,對著冉小玉點了點頭,冉小玉立刻走過去打開門,果然看見薛運背著她的藥箱站在門口,大概覺得他們大白天的還門窗緊閉,有些奇怪,也不敢輕易的進來。

    只說道:“微臣來探視公主殿下。”

    冉小玉道:“請進吧。”

    “多謝。”

    她走進來,看到南煙也坐在椅子前。雖然這里是她住的地方,這兩天她也因為公主的事情而來往過不少次,但不知怎的,這一次走進來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房中的氣息有些不對。

    確切的說,是有些低沉。

    尤其是貴妃身上散發著一種無形的氣壓,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來。

    她上前來,小心的對著南煙行了個禮:“拜見貴妃娘娘。”

    南煙不動聲色的說道:“辛苦薛太醫了。”

    “職責所在,不敢言苦。”

    “你去吧。”

    “是。”

    薛運轉身往里間走去。公主殿下還靜靜的躺在床上,沒有一點動靜,不過,伸手一摸她的額頭,果然燒已經退了。

    薛運松了口氣。

    她對著無聲無息的公主低聲道了一句:“得罪了。”

    然后便掀開蓋在她身上的被子,拉起了她的手。

    冉小玉一見,立刻沖上前去:“你干什么?!”

    薛運被她嚇了一跳,回頭見南煙也皺著眉頭看著她,急忙說道:“娘娘,公主殿下一直昏睡不醒,雖然不時的灌注湯藥能保她性命無虞,但是,她一直躺著不動也是不行的。”

    南煙起身走過來:“你的意思是——”

    “人需要經常活動,才能避免周身肌骨鈍化;尤其像公主殿下這樣一直睡著,若不活動她的筋骨,只怕會生出痘疹褥瘡,那就糟了。”

    聽她這么一說,南煙就明白了。

    問道:“就是這樣,幫著她活動手腳?”

    “對,”

    薛運小心的握著心平的手腕,讓她的手臂自然的彎曲,又拉直,兩條腿也是如法炮制,接著說道:“還有她的后背等處,不能像手腳那樣經常活動的,也需要不時的按摩,通血活絡,這樣,也許能幫助她早些清醒。”

    南煙點頭道:“本宮明白了。”

    她站在旁邊,認真的看著薛運手上的動作,也是打算自己將來要親自幫女兒活動手腳。

    薛運幫心平按摩后背,也沒有回頭,只小聲的問道:“娘娘,剛剛微臣看到,劉大人好像過來了。”

    南煙目光一閃。

    她輕聲問道:“娘娘,是不是在查公主殿下的事啊。”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女王之女王试玩